噢,慘啊大!

忘了那天想寫甚麼內容來著,總之在FB上寫起英文的「加拿大」,可就是沒把輸入法給換過來,不小心就打成了「慘啊大」(如下圖)。

第一個選項都夠嗆,第二個還更加離譜。加拿大到底哪裡得罪了中文?

不,是我打錯的字。對不起。

Continue reading “噢,慘啊大!”

很平凡。

現在網絡很發達,使用手機上安裝好的apps,我在加拿大蒙特利爾都能收聽亞洲各台提供的廣播節目。

上一次,大概在中午正忙著準備午餐的時候吧,我就打開了它,選了香港一家電台來聽,忘了內容是甚麼,就是聽得有些不舒服,後來忙著忙著沒再聽進去。到了下午,我又開始準備晚餐了,聽的還是一個台,那次他們幾個人圍繞家庭暴力的話題談論著。這下我就確定自己為甚麼聽得不太舒服,不是因為話題,而是因為語速和節奏,語句中沒有空隙讓人呼吸和思考,是有點太急促了。

Continue reading “很平凡。”

加拿大租車記。(二)

狡猾的租車行⋯⋯

很奇怪的是在網絡上找來找去也很難找到有關第三方責任險的信息。上一次租車的時候那位服務人員的態度非常明確,

他說:「租車費用本身不包含任何保險」

所以我問:「連第三方責任險都不包嗎?」

他就回答:「沒有」。

我重新問了一遍之後他給的答案還是沒變。

Continue reading “加拿大租車記。(二)”

即將迎來登陸加拿大一週年之際。

在九十年代的大陸以超市模式經營的商店還不多,想要東西都得叫售貨員。看上去貨櫥上的東西很多,但經我一問,他們的回答往往是一個很冷的「沒有」。還有時候東西明明在那裡,只是人家懶得放下手中的茶杯,回都不回一下頭就來個沒有,像是一種習慣性動作一樣。我很生氣,卻又不知道自己還有甚麼辦法把貨拿到手,只好再去別家試試,或者乾脆放棄。那種反應都是所謂的「沒辦法」的不同表達,有時候積極,有時候消極,其實都很累。

即便如此,當時的我似乎很少說出沒辦法三個字。

Continue reading “即將迎來登陸加拿大一週年之際。”

你對我進行的是性騷擾。

說到性騷擾,在不同的地點和文化中人們對它的概念也很不同,特別在包括加拿大在內的西方社會,我個人感覺總有更多的情況會被視為性騷擾。例如,你只是說人家很漂亮也有可能被對方向公司上層報告,甚至直接被告上法庭,這種事在我看來非常誇張也不太理解,但確實有那些實例我們可以在網絡上找到。

而在我們東方社會,性騷擾這件事也隨著社會的變化而被更多地提到,也在慢慢形成出概念。然而有一點我認為很多朋友都不能否定的是,原本不分男女都會遇到的,我們卻以為這種事情只會男施於女,並沒有相反的情況。

所以我還是要講述一下自己的經歷。

Continue reading “你對我進行的是性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