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七十週年的第二天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除了我奶奶曾經講過七十多年前她在老家金澤經歷的事給我聽,關於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我都沒有從我家人和親戚聽說過。我爺爺當時在一家造船公司從事設計工作,所以沒有到過戰場,而我姥爺在我剛上小學那一年就去世了,連他有沒有參軍我其實也不知道。

至於我姥姥,一個字也沒跟我提過,從來也沒有。直到我開始想知道更多的時候卻不忍心再問起她,因為我想瞭解的,對她而言是段非常艱難的日子,也是她藏在自己心中的悲痛故事,沒有說出來自然有她的原因。

讓我姑且不拿國家歷史或民族使命感來說話,我猜想她還是想忘記那些日子的,卻又怎能說忘就忘,也不像甚麼秘密說出來了人就輕鬆了。那是活在二戰時期那一代人的命,是活在戰後年代的我們所不瞭解的痛,那個命運和苦痛困擾她到離世的一天,幾年前的一天她將那一切帶著一起悄悄地離開了我們。

前天安倍在他發表的談話中說道,日本人需要以謙虛的態度面對歷史,聽者如何評價他發表的內容都好,但至少這句話本身,我相信還是沒有錯的。在我們說到那段歷史的時候經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不能忘記歷史,然而對於我個人而言事實是這樣的,我知道得並沒有多到可以對著別人說不會或不能忘記。

所以從大局來說,我姥姥也許不應該把她的故事藏在心裡不說,她是親身經歷過的,但在同時我也希望自己是能夠理解她保持沈默的痛楚的一個人,不是為了她的名譽,更不是為了國家的面子,我只能很自私地說,因為她是我唯一的姥姥,純粹是我對她的感情。

也就是因為這樣,上次聽到有位朋友講述的故事的時候,我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對。她是一個既善良,又會體諒別人的女孩,要講起她奶奶的時候我確實能感覺到她的猶豫,因為她怕說了事情出來我聽了會介意或不自在。其實我真的不會。她說她奶奶戰爭時期受過傷害,具體受過甚麼樣的傷害她倒是沒有說,我也沒問,不想她那顆善良的心因為自己過問而受到更多的傷害。

她還告訴我說,有一次她剛從日本旅遊回來的時候,拿著在路上拍回來的照片給奶奶看,便問:

「奶奶,你恨日本嗎?」

奶奶還是遲疑了一會然後很淡定地回答:

「沒有甚麼恨不恨」

她奶奶我從未見過,一想到那句話中隱藏的痛,我卻忽然有種類似於想家人的感覺,也沒來得及考慮到他們會否接受,就跟她說我真的想去看她奶奶。她奶奶有九十歲了,和我奶奶差不多一樣大,在走過生命中的最後一段的時候,我真心希望她們身邊有更多親人的陪伴和更多朋友的關心,她們這一路走來走得比我們辛苦多了。

最近有人在我的臉書上說過這樣一段話: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這些文革初期的口號,其實蠻能表達中國人的血統觀。讓你永遠負棘請罪,這才是實質」

說句實話我是不太清楚人家藉這句話來究竟想告訴我甚麼,是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還是中國政府的態度?我有一點清楚的是,在我身邊的朋友中絕大多數都不受兩國關係左右,他們也不以國籍來判斷我,而這也是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我沒有理由不知道的真實。

當然我也絕不放棄身為日本人應該保持的態度,雖然沒有辦法代表全體日本人做些甚麼,但我會更加積極地去瞭解使得雙方之間的關係陷入困境的歷史原因。平時享受著這個國家帶給我的,那麼在我出生以前國家經歷過的也全是自己的背景,對這些我不能隨意挑選,都一樣是我的一部分。同時也作為個人,我還會更加珍惜身邊的每一位朋友,我們的每一步不一定都是通往美好未來的,所以需要更加用心,更加真心,更不怕挫折地,將心中那份希望擁抱下去,讓它在更多人的臉上點燃笑容。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三地機器人式服務對比

Next Article

酒店裡的特別待遇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