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幸福的黎明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在出發那天我提前到機場見了個老友。我們認識了整整有二十一年,甚麼無聊的話題都能聊,這次聊得最開的竟然是關於「機器貓」的道具,其中當然少不了「任意門」。

用一次「任意門」,我們倒沒說想去哪裡,而是說肯花多少錢,因為覺得人家也不可能免費任我們用。不僅要付費應該還有其他限制,例如要到國外也不可以一開門就跨出國界,得有個中間地帶,通過邊檢之後再打開另外一扇門才能到目的地。

那麼,費用不超出預算的情況下,會不會用「任意門」去旅遊?聊到了這裡的時候,我沒能馬上得出答案。他說他會用,而對於我猶豫的原因,他還替我解釋說,那是因為我欣賞也喜歡到達目的地之前的過程。的確是那樣,我不怕路上時間長,可是怕會在旅途中要少了預料之外的事,害怕要少了認識當地人和其他驢友的機會。

就如彭世洛(Phitsanulok / พิษณุโลก),在這次的旅行中那裡原本也不過是一個中轉站。我的目的不在那裡,我的期待也就不在那裡,事實上,我們往往會在那樣一個地方遇上驚喜。

「鉄道駅前のマーケット、規模こそ大きくはないものの、全体的な雰囲気も良ければ、人だってとても親切。おかずを買い、何故か駅のホームに持ち込んで腰をどっかと下ろせば、そこはレストランにも勝る最高のダイニング。」

那天我在臉書上寫道。飛機降落在彭世洛機場,時間已經是下午六點多,天都黑得差不多了,而從機場打車前往酒店的路上,剛好路過的火車站旁邊我發現有個夜市。辦完入住手續,行李也放下了,我看也沒看酒店裡的餐廳直接把車打回了火車站。

夜市的規模並不大,沒見外國遊客,卻吸引著不少當地客前來買蔬菜,或者直接要些做成的菜帶回家。不懂泰文問題也不大,不是因為他們懂英文,可是他們滿面的笑容會告訴我他們是願意和我溝通的,回他們一樣的笑容,比一比,畫一畫,大致上還是可以明白的。他們的溫和笑容和毫無侵略性的好奇心一向是我要去泰國旅行的理由。

誰說驚喜有驚字,喜就得是大喜,我覺得心裡有小小波動也都算是,只看我們自己能否抓到。人在旅途中,心態放輕鬆了,也會自然對所有的「喜」變得敏銳一點,在一個期望值為零的地方發生的小小事反而會留下深刻印象,長遠來看也就是驚喜。

在夜市買了些吃的,我帶著去到站台的邊上一屁股坐了下來開始猛吃,這樣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彭世洛在連結首都曼谷與北部重鎮清邁的幹線上,我至少也有經過兩次,可是都在火車上,也許已經在睡夢中,望也沒有望出去過,這次卻和其他等車的人一起坐在那裡,扮演起了窗外人的角色。可惜的是,實際上到最後都沒等到火車進站,我的明星夢也沒圓成。

泰國是旅遊愛好者的聖地,數不完的景點任有不同興趣的遊客挑選前往,這樣一個國家要細看,我的時間永遠也不夠。去過了曼谷、清邁、大城和普吉,在我的必去之地名單上最後剩下的一個目的地就是素可泰(Sukhothai / สุโขทัย),終於也實現造訪了。

據說城市名稱的涵義是「幸福的黎明」,是梵語中的 सुख(sukha 「幸福」) 和 उदय (udaya 「黎明」)兩個詞結合並泰語化而成。她的美名令人想像出富有色彩的畫面,這也正好與我印象中的泰國形象完全符合,抱著期待的心,讓我極少有地提前一天就開始準備起了行囊。

讓素可泰吸引海內外遊客的主要原因在於歷史和它留給後代學習並加以保存的遺址,我為甚麼要去,當然也是為了參觀那裡的歷史公園,目的非常明確。

預先訂好的酒店在老城區,那些景點基本上都可以騎自行車去。不知道去過多少次的泰國了,都沒有遇到過像這次乾爽的氣候,在外面也沒出過甚麼汗,騎車乘風再也舒服不過了。多帶的衣服白帶了,也總比出去沒幾分鐘就要滿頭大汗好得多。

「自転車を停めて、丘をちょっと登ったところにあったこちらが最も気に入った場所。個人的にこういった場所で『気に入る』の基準は『和む』にあり。つまりここで心が最も落ち着いたという事。」

像我對宗教藝術不瞭解的,站在那些佛像面前,依然會有在第一眼看到的時候就被吸引住的。為甚麼他會讓我在那一瞬間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我也不明白,忽然沒有了周邊任何聲音的干擾,那尊佛像正在無言中和我進行著對話一樣。此時發現,我的心,其實很久也沒有如此平靜過。

可是很奇怪,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大概走完之後,我的感受恰好和兩年前到吳哥窟的時候相同的,「覺得沒有原先想的那麼棒」。我對素可泰是充滿期待的,在曼谷進行體檢之外,素可泰就是這次去泰國的最大目的。不過那一次從吳哥窟回來後我曾經寫過:

「幸好,即使在離開了以後,我們還有時間和機會重溫回憶」

果然吳哥窟叫我不知不覺中拿她來與素可泰對比了,證明那裡的確也給我留下了不淺的印象。所以我相信素可泰同樣會停留在我的記憶中,記憶也在今後的歲月中繼續醞釀下去。去完回來,又多了一樣可期待的,這次是沒有壓力的期待。挺好的。

「タイに居ながらにして20度を切るようなひんやりとした空気の中、好きなタイポップを聴きながら過ごそうかと思ったら、近くのお宅からからこれまたなかなかのボリュームでカラオケの歌声が。まあここは田舎だもんね、気にしないといけない程ご近所さんが居る訳でもなし、いいんじゃない?なんて苦笑いしながら飲んだビールは決して悪くなかった。」

在素可泰的最後一晚,我拿著早已經買好的啤酒坐在陽台,本來還以為可以靜靜地享受夜裡清新的空氣,隔壁民居卻有人一直大聲唱卡拉OK。那個人不大好聽的歌聲,將我電腦播放的泰文歌給徹底壓倒了,可我聽著,反而也無法控制心中有些愉悅起來。鄉下嘛,人家也沒有幾個鄰居要顧及,放聲唱歌,快哉快哉,聽你唱歌,快哉快哉。

今天的鄉村是當年的都城,幾百年前那裡住的會是甚麼人呢?其實我最想要的不是「任意門」,應該是「時光機」才對。

相關文章:《我是曼谷的一道風景》

Thailand travel guide, 16th Edition Jul 2016 by Lonely Planet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大海的那一邊的再那一邊

Next Article

「一期一會」沒有寫在旅行書上的故事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