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在外國的生活中儘可能地關注家鄉的新聞,但僅依靠上網閱覽新聞網站的方式最多也只能對時事有大致上的瞭解,要更全面地掌握其他事情的話,這樣還是會比較困難一點。所以東京奧運組委會原來在九月底開始進行志願者招募工作我也最近剛剛知道,畢竟這樣的新聞不會上頭條,同時也恍然大悟,距離開幕已經只有一年半多一點了。

在此之前日本舉辦過三屆奧運會,其中最近的兩屆都是冬奧會,分別在札幌(1972年)和長野(1998年),而唯一在夏天的一次就要追溯到1964年,是奧運歷史上首次在亞洲城市舉行的東京奧運了。這三屆當中我對長野那屆記得還比較多,畢竟是在我出生以後的一屆,只可惜那段時間我已經在中國讀書,沒有辦法與它在近距離接觸。

我反而還是對2002年足球世界盃的印象更加深刻。當時人在東京,眼看著大家抑制不住的熱情都快讓整個國家要沸騰了起來,置身於那個氛圍中的快感我到今天依然難以忘懷,似乎還能感覺到一陣陣的歡呼聲就在耳邊。如果還想要回那一次的感動,2020年的東京奧運將是再好不過的,而且很可能是此生最後的一個機會了(即便說人生能有八十年長,其實我也至少走完了一半了,估計在接下來的日子很難再迎來奧運和世界盃吧)。


曾經代表日本參加過四屆奧運會的體育名將福原愛最近正式宣布退役,這個消息在海內外都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在日本,或許福原愛從小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中的關係,我們很多人也早就對她產生了近乎親情的一種感情,喊她愛哭鬼開始,看她在各項比賽中開始有點成就,再進入國家隊,然後在倫敦和里約奪得獎牌,一直到嫁去台灣,說大家都是看著她長大也不為過。但在中國就不再那麼簡單,無論在新聞中,還是在論壇上,她的名字總是無法卸下各種含義和責任,經常也被人和兩國關係放在一起談論。這次她宣布退役,網絡上就出現了「中日友好仍然需要她」等評語。

福原愛很小就開始跟著中國教練,在練球的同時還學會說一口相當流利的中文。當年並非由她自己安排的環境卻在後來給她帶來了更多的朋友一起鑽研球技,還有更多的球迷熱情為她加油,然而她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一直肩負著的壓力恐怕也不只是那些作為一名運動員所該承受的。如果當初她的母親沒請中國教練?如果她一點中文都不會說?或許在經過了所有考驗的人面前這些猜測根本是多餘的,但我也算是過來人,知道十分不容易。因為知道不容易,我對她在各方面的成就除了敬佩還是敬佩,翻到她的運動員生涯紀錄中的最後一頁,還看到了如此圓滿的結局,其實對我也是一個很大的鼓勵。

體育不分國界的說法也未免太天真了一點,我一向都這麼認為。在一場足球賽全場的中國球迷對我們國家代表隊投以巨大噓聲的事情我也在現場目睹過。同樣也在一場球賽日本贏得勝利之後有朋友不給我好臉色看的事情我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經歷得多了,我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期待甚麼了,可是精彩又漂亮的畫面是真的完全不存在了嗎?是不是早已變得過於固執的我對那些視而不見而已?這次我感覺自己終於被福原愛給打醒。當我發現有事情可以做的時候到底做還是不做,不管做得是否漂亮,不管能否做出影響力,只有做過才會知道結果,要是沒去做甚麼結果都不會有。

訪日遊客人數每年都在突破新的紀錄,這點可以說明我們國家並不缺乏旅遊資源,僅有三十七萬平方公里大的地方有山也有水,還有豐富的飲食文化和充足的購物場所都能滿足不同遊客的不同需求。可是山水從來不說人話,購物之樂又不留在人的內心,那麼這個國家讓那些走馬觀花的遊客們帶著甚麼回家去了呢?四年一度的體育盛事再一次回到東京的時候,如果遊客們抱著不一樣的期待而來的話,我們是否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送上不一樣的經歷,好讓他們在觀看比賽的同時也對我們國家多認識一些?只為最後要回家的時候他們在心中能有不一樣的感受陪著一起回去,哪怕是簡單的對話,哪怕只是指指路也都好。儘管一個人能做到的有限,但八萬個「一個人」在一起工作結果就會不一樣,一個人還是一個人,一個人也不再是一個人了。

幸好志願者的招募工作還沒有結束,我這就打開申請網站,很快地完成表格並遞交了出去。最終是否會被選中,最終能否在奧運期間回國,暫時我也不知道。就算我自己不能成為志願者,我們還有更多更優秀的志願者會與來自世界各國的參賽者和觀眾一起將東京奧運辦成大家難忘的一次奧運會。

如果有緣,2020年我們在東京見。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上一篇文章加拿大的味道
下一篇文章入籍還是不入籍?
一個來自日本的鳥人。自從十八歲那年旅居中國大陸並開始度過不知何時結束的流浪式生活,先後在廣州、北京、西安、檳城、香港等地方混著過日子,最終於2016年3月移民加拿大。目前在新不倫瑞克省(又稱紐賓士域省 / 新布藍茲維省 / 新伯倫瑞克省)蒙克頓郊外的某一小鎮。

留言

請留言
請在此輸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