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玫瑰

「沒有甚麼不可能」是包括我在內很多人的口頭禪,還經常用來鼓勵自己和他人,但我依然可以非常確定地說我要將英文練到現在的中文一樣好是絕對不可能的。我知道自己曾經的熱忱和付出,對於這些沒有別人比我還清楚,現在是否還有一樣的熱忱,是否還能一樣地...

下一站埃德蒙頓

週二確定要搬家,週三就飛來,週五找房,看了一間就簽,瑣瑣碎碎的事還辦了不少。聽起來很順利,可是這一切對我而言都太突然,而且拖著患有重感冒的身體完成這麼多件事實在也太累。也或許在別人看來我是有備而來,我的確也等這一天等了許久,儘管要離開那...

聖誕祝福經北極

不記得我是甚麼時候才知道每年的平安夜送禮物來的那個人其實沒有白色的大鬍鬚,也不曉得現在的小朋友會不會現實到從來不相信穿著怪異的洋叔叔還會老遠跑到日本來。 如果在冬天有機會回家我都會準備好壓歲錢給我外甥,聖誕禮物卻沒給過。但目前看來這個...

為甚麼我要申請成為東京奧運志願者?

雖然我在外國的生活中儘可能地關注家鄉的新聞,但僅依靠上網閱覽新聞網站的方式最多也只能對時事有大致上的瞭解,要更全面地掌握其他事情的話,這樣還是會比較困難一點。所以東京奧運組委會原來在九月底開始進行志願者招募工作我也最近剛剛知道,畢竟這樣...

加拿大的味道

我自認擁有比較敏銳的嗅覺,但也並不科學,我一向都懷疑它是帶有感性的。那些刺激大腦的氣味,會在瞬間中帶來清晰到不能再清晰的街景卻又即刻消失,讓我留在空白場景中嘗試著回味,但總是無法捕捉。它不像從食物飄升的味道在視覺和嗅覺之間有著非常直接的...

在孤獨中尷尬

自從去年夏天搬到這裡我的生活圈裡只有老人。這個小區共有四十戶,才搬來一週,我都知道自己是最年輕的,有不少鄰居已經八十好幾,比我父母還老十多歲。 我一直有些搞不明白,我們小區在這樣一個小鎮,住戶的流動率怎能如此之高。以為剛剛有誰搬走,很快又...

最受歡迎的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