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歸屬感的加拿大國慶日

有一段時間沒寫,是因為忙著要搬家。 說要搬家也不像從前,朋友們說我在大陸搬了都不下十次,甚至還有跨國搬家的經驗,可是現在來到了新的一個國家,從開始準備一直到最後,過程中都是一個個新發現,這樣就說明著自己對這個地方是多麼的不瞭解和不熟悉。 ...

緣份(二)

聖誕節那晚就要向亞洲出發,買的是蒙特利爾經瑞士蘇黎世飛香港的來回機票(香港至東京段我也分開買過)。 三月底移民到加拿大,我都繞到土耳其再飛過來,後來在六月底,我甚至從東京經大阪、洛杉磯、溫哥華和多倫多轉四次機才回到了這裡。明明知道這樣飛是...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在過去,至少在九十年代的時候我們外國留學生在中國大陸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 在當年的北京,各所高校的留學生樓比較簡陋,房間裡只有床和書桌,衛生間和洗浴間都是大家共用的。在中國學生的宿舍區,男女...

在地鐵上的一聲早安

昨天早上的七點四十五分左右我坐上了地鐵。週一至週五,大概都在這樣一個時間,我卻對車廂中的任何一個人也沒有絲毫的印象。 不知道是看著別人學了回來的,還是開始時的不適應導致,我來到了這裡以後,對著他人再好奇也不敢表現得太露骨,而像其他人一樣保...

真的記得住我往日的樣子?

除了這裡我還寫日文網誌,只是那邊寫得不多,剛才還算了一下,包括在尼泊爾寫的兩篇,上個月只寫過五篇。一個小時之前我還在那裡寫,才發現原來自己寫起日文,話題的切入方式有著很大的不同。怎麼不同我也有點說不上來,反正自我感覺那裡寫得非常日文,而這裡...

流浪漢和他的玫瑰花

我有個鄰居,她名字叫Rose。 起初我怎麼認識她,是因為她不會用剛買的那部手機,別人建議她找我這個最年輕的來問。我不曉得是誰建議她的,但人家至少知道我年輕,還看到我老站在外面叼著煙玩手機,確實沒建議錯。結果她來了,我們也互相認識了。 她...

最受歡迎的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