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鐵上的一聲早安

昨天早上的七點四十五分左右我坐上了地鐵。週一至週五,大概都在這樣一個時間,我卻對車廂中的任何一個人也沒有絲毫的印象。 不知道是看著別人學了回來的,還是開始時的不適應導致,我來到了這裡以後,對著他人再好奇也不敢表現得太露骨,而像其他人一樣保...

在奧運賽場上我們不知道的事

奧運會的每一個項目都會產生一位金牌得主,這必定是在競技賽場上贏得最多觀眾歡呼的一刻,也有時候,卻為其餘運動員深感痛心的一刻。 為期約兩週的里約奧運也快結束了,在此期間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員帶來了無數個精彩表現,不論比賽...

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將在2020年東京舉辦奧運時作為主賽場使用的新國立競技場,前幾天由兩個專家小組分別提出了設計方案之後,今天日本政府最終決定採用其中的A方案,預計在2019年11月底竣工。 從東京成功爭奪2020年奧運舉辦權,到(經過幾番波折後)新國立競技...

念在南三陸

這裡不是旅遊景點。 是日本宮城縣南三陸町防災中心舊址,和其他部分建築物一起被列為災害遺產,現已確定由宮城縣政府管理至2031年。 該留,還是不該留?在災區一直有爭議。紀念重要,還是情感重要?讓當地人為此十分懊惱。堅強的人,會有,脆弱的人...

在日本松山,遇到的不是黑幫,而是善良的老...

這次回家時我還第一次踏上了四國的土地。下午六點到,第二天中午的大巴就離開,一共也不到一天的時間,我卻相信有件事情讓自己一直都會記著,至少到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會的時候。 我的酒店就在距離松山火車站步行只有一分鐘的位置,那天晚上先到了隔...

那天在家鄉的火車站

要回香港的前一天,有位朋友特意從埼玉過來看我,我便到火車站接他去了。距離他的到達時間大約還有十分鐘的時候,有一組由三位大人和一個小孩組成的遊客進來,大人一進來就開始對著車站唯一的自動售票機研究了起來。他們說的不是日文,稍微注意點去聽,雖然我...

佐藤先生(二)

那天到仙台的佐藤先生家,他夫人打開門互相看對方一眼,我們很快淚流滿面。 自從去年到仙台看佐藤先生都有一年了,這次回到日本我想問候一聲,那天就打了個電話。從電話的那邊傳來的是他夫人的聲音,上次到他們家我們都聊了不少,對她的聲音還有印象。她說...

旅途中遇到的美麗面孔

記得有一次在網絡上看到有位驢友重新造訪他曾經走過的城市,可是那次他的目的不再相同,他將當年拍下的照片按人頭多洗了幾張,很小心地帶著一起上路,要攀山越嶺最後送到每一個人的手上。 對我們來說似乎是有點不可思議的事情,...

佐藤先生

當年我在檳城的一家度假酒店工作的時候,有一位來自日本的常客,他就是佐藤先生。原來聽同事說他是一位非常難纏的客人,要求多,還容易發脾氣。記得我第一次迎接他之前,他們看著我正在後台做準備工作就說: 「這下可以輕鬆了,總算有一個日本員工可以擋著...

總統的來信

進入正題之前先吐一下毒。 我從小就不愛去別人家,而想要他們過來坐,因為除了懶惰我還更愛緊張,到了一個陌生人多的空間裡,還有跟人家交談的場面,便會開始感覺不舒服。我最討厭的是婚禮,總要裝著冷靜跟一些人互做自我介紹,像是在上班,而且比上班時間...

最受歡迎的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