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駐香港領事館的她

剛進去排隊的時候我還在想,到我把資料遞給她的時候該說英文?還是普通話? 領事館的工作人員講不講普通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家的態度。在香港誰沒有遇到過因為自己講普通話,結果讓那些人弄得你想直接還他幾個巴掌的場面。可是不知道哪位有沒有試過,如...

生活中的溫暖問候

在蒙特利爾,要在超市買東西或者在餐廳吃飯,我和店員之間的溝通都會從 bonjour 開始。這次回到亞洲,我才發現自己原來早已經習慣那種方式。為甚麼這麼說?因為在日本我都在無意識中和那些店員打招呼,還沒有等到他們的「歡迎光臨」我都已經 kon...

在地鐵上的一聲早安

昨天早上的七點四十五分左右我坐上了地鐵。週一至週五,大概都在這樣一個時間,我卻對車廂中的任何一個人也沒有絲毫的印象。 不知道是看著別人學了回來的,還是開始時的不適應導致,我來到了這裡以後,對著他人再好奇也不敢表現得太露骨,而像其他人一樣保...

聖誕祝福經北極

不記得我是甚麼時候才知道每年的平安夜送禮物來的那個人其實沒有白色的大鬍鬚,也不曉得現在的小朋友會不會現實到從來不相信穿著怪異的洋叔叔還會老遠跑到日本來。 如果在冬天有機會回家我都會準備好壓歲錢給我外甥,聖誕禮物卻沒給過。但目前看來這個...

在奧運賽場上我們不知道的事

奧運會的每一個項目都會產生一位金牌得主,這必定是在競技賽場上贏得最多觀眾歡呼的一刻,也有時候,卻為其餘運動員深感痛心的一刻。 為期約兩週的里約奧運也快結束了,在此期間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員帶來了無數個精彩表現,不論比賽中的輸贏,不論有沒有拿...

又見玫瑰

「沒有甚麼不可能」是包括我在內很多人的口頭禪,還經常用來鼓勵自己和他人,但我依然可以非常確定地說我要將英文練到現在的中文一樣好是絕對不可能的。我知道自己曾經的熱忱和付出,對於這些沒有別人比我還清楚,現在是否還有一樣的熱忱,是否還能一樣地付...

最受歡迎的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