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玫瑰

「沒有甚麼不可能」是包括我在內很多人的口頭禪,還經常用來鼓勵自己和他人,但我依然可以非常確定地說我要將英文練到現在的中文一樣好是絕對不可能的。我知道自己曾經的熱忱和付出,對於這些沒有別人比我還清楚,現在是否還有一樣的熱忱,是否還能一樣地...

下一站埃德蒙頓

週二確定要搬家,週三就飛來,週五找房,看了一間就簽,瑣瑣碎碎的事還辦了不少。聽起來很順利,可是這一切對我而言都太突然,而且拖著患有重感冒的身體完成這麼多件事實在也太累。也或許在別人看來我是有備而來,我的確也等這一天等了許久,儘管要離開那...

加拿大的味道

我自認擁有比較敏銳的嗅覺,但也並不科學,我一向都懷疑它是帶有感性的。那些刺激大腦的氣味,會在瞬間中帶來清晰到不能再清晰的街景卻又即刻消失,讓我留在空白場景中嘗試著回味,但總是無法捕捉。它不像從食物飄升的味道在視覺和嗅覺之間有著非常直接的...

在孤獨中尷尬

自從去年夏天搬到這裡我的生活圈裡只有老人。這個小區共有四十戶,才搬來一週,我都知道自己是最年輕的,有不少鄰居已經八十好幾,比我父母還老十多歲。 我一直有些搞不明白,我們小區在這樣一個小鎮,住戶的流動率怎能如此之高。以為剛剛有誰搬走,很快又...

消極生活

我們要在社會中身為少數族群的一名成員生活的時候既有好處又有壞處。如果你有親身經歷,估計對這裡所謂的好處和壞處也該深有體會。 我對於這點的深刻認識,還是在十八歲那年去中國東北留學的時候開始。如果把它說成壞處或許不是很恰當,但這個日本人的...

流浪漢和他的玫瑰花

我有個鄰居,她名字叫Rose。 起初我怎麼認識她,是因為她不會用剛買的那部手機,別人建議她找我這個最年輕的來問。我不曉得是誰建議她的,但人家至少知道我年輕,還看到我老站在外面叼著煙玩手機,確實沒建議錯。結果她來了,我們也互相認識了。 她...

最受歡迎的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