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我在日本十八年,在國外二十一年,那麼到底還算不算是日本人?別人在乎,我也在乎。別人不在乎,我還是會在乎。 由於身份問題,我寫中文文章的選題還是經過一定考慮的。首先,為了保持整個空間的和諧,儘量避免談及政治是我一向的態度。另外還有像今天要提...

長野奈良井宿老街半日遊

家在山梨縣西北端,眾多景點都在不遠處,那些景點中就有奈良井宿(Narai-juku)。 奈良井宿位於長野縣鹽尻(Shiojiri)市,在江戶時代的五街道*之一「中山道」沿途六十九個「宿場」**中的一個。 *以江戶為起點的五條陸上交通要道...

2016年3月11日

幾個周年的說法,意義何在?網絡上氾濫的數字有時候會讓我們麻木,在一場並非必然的災難中提早回歸大自然的生命們,卻在這一天再次喚醒我們,似乎在說:要去發現,要去享受,要懂得感恩。也許是我的錯覺。也許他們甚麼也沒說。也許只是我自己願意相信。也許他...

日本的驕傲

每次有朋友從東京來,我會為自己家鄉的美景而驚歎,而每當帶著外國朋友回家時,我也會身為日本人而感到驕傲。我出生於東京北郊的埼玉(Saitama),一直生活到高中畢業並赴中國留學那一年。後來我基本沒在日本生活過,而我父母大約在五年前就搬到了山梨...

3.11 不能被遺忘的時光

3.11 三年了。 那天發生的事情殘酷到永遠無法拿時間的尺度來衡量, 「都三年了」 「才三年啊」 三年時間意味的對大家都不一樣。 九五年一月在神戶、大阪一帶發生了大地震,那年我剛好高中畢業,四月就到大陸去讀書,當時認識的外國朋友知...

Sakura is like a dre...

我們日本護照的正中央印有菊花,翻開了以後才會看到幾片櫻花的花瓣,這剛好也像它在我們心目中的形象。不到兩週的花期,靜靜地來,悄悄地走,偏偏又在常刮大風的季節裡,從來都是那樣低調,我們卻總是期待著它綻放的那一刻。 十八歲那年的四月中旬我就離開...

最受歡迎的文章

最新發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