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的自覺

這些天日本有一則報導,說有一位新西蘭籍27歲青年在神奈川縣一家醫院住院期間突發心臟病,最終經搶救無效死亡。但這件事情受日本國內外媒體的重視還是另有原因。當時他在精神病醫院,雙腳、雙肩以及腰部都被綁在病床上,這樣的狀態還持續了十天,而在後來這...

趁著還有機會,要多體驗一下生活

搬到了新不倫瑞克的鄉下也過了一個禮拜了。 環境是不一樣了,我卻認為生活節奏倒是沒有甚麼變化,本來就過著像養老一般慢悠悠的日子,現在也不過是真正進入到了周邊幾乎只有老人家的環境而已。 那天就有一位阿姨說: 「你是在我們這裡最年輕的!...

沒有歸屬感的加拿大國慶日

有一段時間沒寫,是因為忙著要搬家。 說要搬家也不像從前,朋友們說我在大陸搬了都不下十次,甚至還有跨國搬家的經驗,可是現在來到了新的一個國家,從開始準備一直到最後,過程中都是一個個新發現,這樣就說明著自己對這個地方是多麼的不瞭解和不熟悉。 ...

噢,慘啊大!

忘了那天想寫甚麼內容來著,總之在FB上寫起英文的「加拿大」,可就是沒把輸入法給換過來,不小心就打成了「慘啊大」(如下圖)。 第一個選項都夠嗆,第二個還更加離譜。加拿大到底哪裡得罪了中文? 不,是我打錯的字。對不起。 其實這個「慘啊...

很平凡

現在網絡很發達,使用手機上安裝好的apps,我在加拿大蒙特利爾都能收聽亞洲各台提供的廣播節目。 上一次,大概在中午正忙著準備午餐的時候吧,我就打開了它,選了香港一家電台來聽,忘了內容是甚麼,就是聽得有些不舒服,後來忙著忙著沒再聽進去。到了...

即將迎來登陸加拿大一週年之際

在九十年代的大陸以超市模式經營的商店還不多,想要東西都得叫售貨員。看上去貨櫥上的東西很多,但經我一問,他們的回答往往是一個很冷的「沒有」。還有時候東西明明在那裡,只是人家懶得放下手中的茶杯,回都不回一下頭就來個沒有,像是一種習慣性動作一樣。...

你對我進行的是性騷擾

說到性騷擾,在不同的地點和文化中人們對它的概念也很不同,特別在包括加拿大在內的西方社會,我個人感覺總有更多的情況會被視為性騷擾。例如,你只是說人家很漂亮也有可能被對方向公司上層報告,甚至直接被告上法庭,這種事在我看來非常誇張也不太理解,但確...

在蒙特利爾的人間故事(二)

前段時間我看過的電視節目,其中介紹一位在奧地利維也納生活的日本人。我既沒有羨慕人家生活在世界最佳宜居城市排名中排第二的城市,也沒有羨慕職業音樂家夫婦富裕的家庭條件,我只是羨慕他們的老房子牆厚足。 上次寫那篇至今已有三個多月,但情況並未得到...

我的眼睛都有點老花了

我最近在文章中老愛提到年齡的事。當然我也不是想刻意強調它,只是在生活中發現的事情總是和它互相牽連,不管我愛不愛。而且說實話,我好像沒有那麼討厭自己下個月就要四十。 例如眼睛開始有點老花的事。 我的朋友們有些驚訝地說怎麼這麼早。我也不...

生活中的溫暖問候

在蒙特利爾,要在超市買東西或者在餐廳吃飯,我和店員之間的溝通都會從 bonjour 開始。這次回到亞洲,我才發現自己原來早已經習慣那種方式。為甚麼這麼說?因為在日本我都在無意識中和那些店員打招呼,還沒有等到他們的「歡迎光臨」我都已經 kon...

最受歡迎的文章

加拿大租車記(一)

消極生活

在香港申請緬甸簽證

最新發表的文章

消極生活

流浪漢和他的玫瑰花

買不到切成片兒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