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加拿大,你後悔了嗎?(四)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以前的法語班的同學前天約我在下課後一起去老城區。他堅持上全日制班,新的一個學期從這個禮拜又剛開始,功課很忙,回家還要複習,時間那樣有限卻想叫我出來到街上瞎逛。我問他為甚麼,他說他想我(沒別的意思),在這裡也沒甚麼朋友。

他來自於孟加拉,忘了他今年有二十還是二十一,反正很年輕,都可以叫我叔了(那個班上另一位羅馬尼亞同學的媽媽就和我同歲,我知道時心受重傷)。我這個人本身的年齡觀念比較重,也比較傳統,對著年齡差距那麼大的一個人都不知道該叫他甚麼,這大概也是我在這篇文章的開頭並沒有說成「以前的法語班的朋友」的原因吧,雖然交換過聯繫方式,我卻也沒想過主動去聯絡。

他不太像是學語言的料,我們一起上的只是個入門班,他竟然都沒有及格還要重讀,英文也爛得一塌糊塗,我看當時其他同學甚少與他交流,估計語言障礙的原因佔得比較大。然而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一個語言班其實就是一個社會縮圖,大家各忙各的,而且學習帶來的壓力一點都不小,使得相互之間的交流很多時候僅限於表面。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覺得在他來到加拿大幾個月的時候還沒有甚麼朋友也很正常。同時我想自己還是比較理解他的感受的,年紀輕輕的就出來是挺不容易,我曾經也經歷過那樣一段時間。

當然我也很清楚留學和移民的性質終究不同。最大的不同點在於他移民到加拿大並不完全是自己的決定,他是讓他姐姐和他們的爸爸一起接了過來的。我還沒有來得及問他當初的想法是甚麼,唯一能想到的是,開始申請移民的時候他也不可能成熟到哪裡去,對於在加拿大等待他的日子究竟如何他都不清不楚,最後糊裡糊塗地就來了。

「他從孟加拉過來,在這裡所看的,之間形成的對比會有多大?他曾經幻想過的和夢想過的,無論是外表上的還是深層中的,他現在會覺得其中有多少可以實現?」

距離唐人街最近的地鐵站外,任初冬的冷風吹著自己剛剃過的頭我心裡在想,一直到最後被吹得大腦再也不能動。可是那個小子還沒到。都等了足足有一個小時,他終於出現在我的面前。雙方沒見對方也不過是一個禮拜的時間,他有必要高興到雙眼亮成那樣嗎?等了那麼久原本滿肚子都是火,還是讓他如此輕鬆地給滅掉了。離開地鐵站,我們到老城區很隨意地走著,看看路邊的店,聊聊各自的生活,偶爾停下來拍拍照。我看他既像小孩子又像土包子,說話聲音大,還隨地吐痰,都讓我提醒過好幾次了。然後我們繼續走,繼續看,繼續聊,照是不能再拍了,到五點,天已經黑了。整個過程中他的笑容從來不斷。

他還告訴我說,他每天下課回家後都會複習幾個小時,其實我也發現他的學習態度一向都是那麼認真的,為了融入新的環境他所做的準備比班上很多同學的都要多。所以那天知道自己要重讀入門班的時候,他平時掛在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表情一度變得很黯淡,我卻在那樣的表情中看出他早已經卸下了初來乍到時的糊塗。這次他說上完法文課接著還要繼續學英文。有了這樣的目標和計劃,也證明他正在勇敢面對著生活。

對了,別人也許會說我連自己都照顧不來還擔心人家幹甚麼。我在這裡只是比他多幾個月,我的英文只是比他的好那麼一點點,明年都要四十了還不工作只去讀書,的確不像樣,說起來不讓人笑話才怪。寫到這裡,我不能不自嘲一番。是的,所謂的過來人可不是這麼做的,我承認。

希望我們都把英文和法文學得更好的時候還可以有下一個目標,屬於他的青年人的夢,屬於我的中年人的夢,爭取在這個地方實現。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Next Article

移民加拿大,你後悔了嗎?(三)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