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故事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那天住在樓下的一個哥們說要到十公里外的小鎮辦事,問我有沒有認識的人剛好要去那個方向。我搬來這裡才兩個半月,當然還沒有甚麼朋友可以拜託把他送去那個小鎮。我都聽說過他媽媽患了癌症,那時候他也是要去找那位醫生的,可是家裡又沒有車,我剛好有車也沒別的事要忙。我就跟他說:「不如我來送你去好了」。我父母在退休後搬到了鄉下,周邊住的很多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人家早已經不方便再開車,我家老人也一樣帶著那些鄰居去買菜看病的,那我也可以做到吧。

其實我的英文真的一點都不怎麼樣,送他去那裡的十幾分鐘的路上,還有幾次要重複問他說了甚麼,難免感到有些尷尬,但在後來等他辦完事再開回來的路上,我已經不覺得有那麼尷尬了。

在同一天的晚上,我和蒙特利爾來的朋友一起去喝酒。我早就想去那裡,因為那是鎮上唯一的一家酒吧,我卻沒有去過,因為從外表看上去一點也不怎麼樣。這樣一個鄉下形象似乎是次要的,只有麥當勞在城市甚麼樣子在鄉下也就甚麼樣子,其他的,包括這家酒吧,無論店主還是顧客,他們要的只是功能而已,比我們在大城市的生活中所習慣的要簡單得多。

進了店裡去,發現裝飾還是跟外表一樣簡單,卻富有北美風格,他們的店員也很熱情。還有其他他們的顧客,一見到我們在這個鄉下少見的亞洲面孔就過來很隨意地聊起天來。誰也沒想到這裡竟然還住著一個日本人,興致勃勃地問個不停,就像我的鄰居們那樣,他們也不忘問一句:「你喜歡這個小鎮嗎?」「生活得開心嗎?」趁著酒興越聊越多,沒多久大家已經肩搭肩,都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一樣。

在這裡再多住幾十年,我的英文也不可能學得有多好,畢竟來得有點晚。我也不認為語言僅僅是個「工具」,每當將現在和過去的生活相比較的時候,可以從中很清楚地看出語言的重要性。幸好在這麼一個小地方,人們的好奇總會表現得比較直接,都不顧語言帶來的枷鎖,弄得我都根本無法防備也來不及退縮。要適應新的環境生活總得經過一些階段,如果要有不同的機會給我突破進入下一個階段,或許就是生活中如此簡單的一些事。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在加拿大首次報警後有感

Next Article

加拿大鄉下小區中的片段

順便讀讀

在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