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遊客,也不住在洛磯山脈腳下,在嚴寒的冬天裡基本上把自己鎖在家裡哪都不去。幸好我不會為這樣的日子而感到無聊,可是看到天氣預報上一整天都是燦爛太陽的標誌,還說氣溫要上升到零度左右,就開始有點控制不住想要出去的念頭。

其實無聊的不是生活,而是我本人。如此難得的好天氣,我能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仍然是去「沃爾瑪」買菜。自己都覺得奇怪:

「我是甚麼時候變成了這樣的模範宅男?」

不行,真得到外面聞聞太陽的味道去。

世界遺產早已氾濫,這個名稱帶來的吸引力似乎不如從前,但在周邊沒幾個著名旅遊景點,自己也懶得花時間去研究的時候,那四個字完全可以直接成為你出發的理由。

我就這樣想到了盧嫩堡(Lunenburg)。這個小鎮位於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南岸,距離省會城市哈利法克斯(Halifax)約100公里。離我這裡也不遠,開三個半小時的車就到了。

加拿大共有十八個地方被列在世界遺產名單,其中包括兩個老城區,一個是魁北克城(Québec City),另一個則是盧嫩堡。盧嫩堡老城的風格與魁北克城非常不同,知名度也大不如後者,但這裡能成為世界遺產的理由是:

「盧嫩堡老鎮的井字形規劃方式展示出英國在北美殖民地城市規劃的最佳例子(Wikipedia )」

說實話我對英國殖民地的城市規劃毫無興趣,但盧嫩堡老城的建築很吸引我,他們的老房子被塗成五彩繽紛卻不至於叫人眼花撩亂。我對這個小鎮的興趣就因那些顏色而產生,為甚麼人們當初想到要把房子塗成那樣?

  In the 1800s the captains of fishing vessels painted their homes the same bright colours as their boats. It was both a practical means of using surplus paint, and the unique colour scheme allowed boats to be rapidly identified as they sailed into harbour.  

– roughguides.com

原來和在這裡發展起來的漁業有關,油漆的一色兩用,在船隻和建築上,為了容易識別進入港口的船隻,也為了利用剩餘塗料。那是十九世紀的事情。

後來隨著被其他城市取代重要港口的地位,停泊在這裡的船隻愈來愈少,那些油漆再也找不到主人來用了。

1995年,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將盧嫩堡正式列在世界文化遺產名單上。據說在當時這些老建築的外牆都是一樣的白色黑邊,僅有碼頭邊的紅色建築為例外。

時至2007年,剛剛接手 Mariner King Inn 的新老闆將這家旅館按照當初的維多利亞風格重新塗裝了起來。由他們帶頭,其他各棟建築逐漸也變成了今天我們所看到的模樣,為盧嫩堡老城增添了豐富色彩。

我在想,去盧嫩堡旅行的人究竟被甚麼東西吸引更多?是呈井字型的城市規劃?還是那些老房子的顏色?可惜我也沒機會問。這次過去,還真沒有第二個遊客在街上,見到的都是當地居民,一位剛好從他的餐廳出來在人行道上撒鹽的先生,還有一對牽著金毛的夫妻。盧嫩堡的人口只有兩千多,比我住的小鎮還少,見人就打招呼,不管認不認識。

整個小鎮很安靜,但也不會顯得太寂寞,不就是因為這些顏色嗎?夏天來了,這麼美麗的小鎮是不是也要在大群遊客中淹沒了?那我還是喜歡在冬天的時候來。

那家書店讓人很有感覺。如果那天可以進去,也許我又要浪費一筆錢買本自己不會去看的書。可是人家沒開門。鎮中心還有一座教堂,建築風格很特別。如果那天可以進去,也許我又要在裡面坐好久坐到肚子咕嚕叫。可是禮拜時間不好進。

唯一遺憾的是,冬天的星期日上午在這裡幾乎不可能找到地方坐。出發前我心中還有小小期待,希望能買到一張明信片,然後找家咖啡廳坐下來慢慢寫。走遍了整條街,只有一家Subway開,可惜從來沒聽說他們賣明信片,也沒聽說過他們的咖啡好喝。我想還是算了吧。

甚麼也沒買到,甚麼也沒吃上,就那樣瞎逛著,當然這樣的旅行也不差。

難得出遠門我也絕不會白白錯過去看亞洲超市的機會。走完盧嫩堡後直奔哈利法克斯,去了一家華人超市、一家韓國超市,還有那家「沃爾瑪」,買了乾香菇、冷凍魷魚(三個大袋!)、四川郫縣豆瓣醬等等等等,收穫一點也不小。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留言

請留言
請在此輸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