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二)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聖誕節那晚就要向亞洲出發,買的是蒙特利爾經瑞士蘇黎世飛香港的來回機票(香港至東京段我也分開買過)。

三月底移民到加拿大,我都繞到土耳其再飛過來,後來在六月底,我甚至從東京經大阪、洛杉磯、溫哥華和多倫多轉四次機才回到了這裡。明明知道這樣飛是累人的,這次我還買這樣一個行程的票不是因為想去瑞士,而是因為剛好有特價,純粹貪便宜而已。

如果沒數錯,我應該去過七次歐洲,但從來沒想過要去瑞士。知道那裡的自然風光很漂亮,可是美景的誘惑完全敗在了超高的物價之下,去了那麼遠又玩不了幾天,我總覺得那樣有點太可惜。所以票都買了幾個月了,該為自己在十六個小時的轉機時間中安排甚麼節目,我卻一直沒有任何的主意。

再過兩週就要出發了,我這才開始稍微認真地計劃一下,便想起瑞士西部還有法語區。我在這裡不也上了五個多月的法語課嗎?要不要試著用 魁式法語* 跟當地人交流一下?然而法語區在瑞士所佔的比例本來也並不大,離蘇黎世還有點遠,而且更要命的是,我在那邊沒有找到特意花掉一筆錢也要去的地方。

*魁式法語:法語是加拿大魁北克省唯一的官方語言,但如 Wikipedia 介紹,它是一個「法語變種」,與主流的法語在發音和用詞上存在著一定差異。我來現在的學校上課後發現老師的發音有點怪,上了一個月才知道原來她來自法國(當然法國人會說我們這邊的發音才怪)。

法語就這樣一度成為了關鍵詞。我搜過巴黎、里昂、布魯塞爾等地的機票,又發現不是價錢太貴就是時間不對,要想當天來回受到的限制自然就多,這是沒辦法的事。

最後我從瑞士國內的幾個候選地當中還有些無奈地選了他們的首都伯爾尼(伯恩)。那裡的老城區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名單中,從蘇黎世機場坐火車一個小時四十五分鐘的距離也不算遠,應該比較適合玩個一日遊。做下了決定我的動作也快,在瑞士鐵路的網站上買好了車票,提前買就有折扣,我的票還打了五折,來回共CHF56(約合HKD425 / TWD1740 / MYR245 / JPY6400 / USD55 / CAD73)。

火車票都買了,終於也開始有點感覺了,可是還沒有一天時間,另外一件事情悄悄地來,一來就破壞了剛剛產生的那麼一點感覺。事情來自於哪裡?當然是我第二個家。

原本我想用「支付寶」轉個賬,像以往一樣用手機操作了起來,到最後一個步驟的時候卻無法進行,以為自己在哪裡錯了甚麼,從頭再來一遍後還是不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把眼鏡摘下重新看了看(我開始有點老花了),屏幕上有一行的小字竟然說我的賬戶已被凍結?我又在網絡上仔細瞭解過了才知道,早在今年上半年的時候中國有關部門公佈的新規定要求「支付寶」實行實名制,沒有通過驗證的用戶無法正常使用餘額⋯⋯ 離開了中國以後我都不看中文媒體的報導的,怎麼可能知道現在又多了這麼個規定啊。您愛玩花招我清楚得很,還在這個時候給我知道,果然不讓人失望。

今年三月離開香港之前我都特意回過幾次廣州和深圳,那幾個銀行戶口都註銷過了,其他的基本上也都幹掉了,還以為自己把腳印清除得挺乾淨的。可是這一次的結果又證明了甚麼?難道是「剪不斷,理還亂」嗎?

這個「支付寶」事件已經煩人煩得可以,還有幾個朋友看過我的近照後不失時機地說我的樣子像個「光頭強」。奶奶的,你們也別再拿國內的東西關聯到我身上來嘛(各位不認識我的中國朋友,讓我在此向你們道歉,我一個日本人還管中國叫「國內」),再說他的樣子還真的不怎麼樣,是我們戴的帽子長得有些相似而已。可是說句老實話,「光頭強」的三個字,對我來說的確更容易想像出他的模樣,聽起來更親切,而且我最近剛剃過頭,至少前面兩個字用得還是很貼切的。

不管自己要不要,也不管離得再遠,似乎還有處理不完的事,也有新的標籤被亂貼,看來用二十年的時間鞏固的緣份也不是那麼好斷。相比之下,我和法語之間則需要更長的時間加強關係,只要不懈努力,它自然也會為我帶來更多的緣份豐富生活。那麼,還有下一次機會要在蘇黎世轉機的話,就算不能去巴黎,應該也可以去里昂吧?

photo credit: Caucas’ Daisies via photopin (license)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Next Article

緣份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