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一碗米粉,你去不去桂林?

應該是都快晚上八點了還沒吃飯的關係,忽然感覺嘴巴有點饞。下個月底要回趟亞洲,在香港十一天,在日本二十六天,我就開始想著這次回去都要吃些甚麼。

但本人一向對廣東菜不太感冒,而且香港的用餐環境也不怎麼樣(那些高級餐廳除外,可是像我這樣的普通老百姓又吃不起),對那裡的飲食還真沒有特別期待的。那麼我剛才滿腦子想的是甚麼?現在要寫起那四個字都弄得我滿嘴都是口水的是甚麼?

當然是桂林米粉。依然是我的最愛。

爽滑的米粉和香脆的酸豆角含有的細胞在入口後得到最大程度的激活,讓富有內涵的鹵水帶領著一起到鼻腔中慢慢散開,最後將精華刻入我的大腦。因為這樣,一想到它我就會感覺到大腦開始發熱,熱度的提升帶出的味道越發濃郁,直到渾身渴求一碗粉。哎呀,都快受不了了。

中國那麼大,在二十幾個省我都去過吃過,但在人變得對飲食再也沒有太多興趣了以後,還能有多少個記憶讓我到今天戀戀不捨?去年的十一月原本要去桂林吃米粉的,車票也買好了,很不巧的是就在那個時候我的移民申請通過了,需要將護照遞交給加拿大領事館。我傷心壞了。

相關文章:《再見,我的桂林!(大陸高鐵票退票記)》

好幾年前只花兩三塊錢都可以吃上一碗粉,大街小巷都很多。從外觀來看她似乎並不討好人,就連給她最後一次裝扮機會的碗都是搪瓷或者不鏽鋼做的,簡單得不能再簡單。所以你就要去別家吃一碗十多塊,二十多塊錢的了?我不會阻止你,人家也歡迎你,可是⋯⋯。算了,還是把話在此打住。

我同時也是個川菜迷,當然也想去四川吃當地最正宗的。紅油滾滾的火鍋,沒有肉光吃菜我都無所謂,可以吃到還要加湯再繼續。那邊的小吃種類繁多,吃幾樣我都不會嫌太多。可要是跟桂林都無緣,還怎麼能老遠跑到四川?做夢啊。再說了,如火鍋,我其實覺得在廣東都可以吃得上還不錯的,去趟深圳才半個小時的車程,輕鬆又愉快(各位四川朋友別罵我了,我承認自己對「川菜學」掌握得也不深刻)。但是桂林米粉呢?除了桂林哪都不行。

它讓我無限發揮想像力,可以想得到,聞得出,卻吃不上。這樣算不算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蒙特利爾到香港我都可以飛,香港到桂林,經深圳乘高鐵前往還可以當天來回,到底算不算遠?去還是不去?我在掙扎中。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斷捨離

我曾經也有過大量的記憶都是值得懷念的,但在現實生活中又有些力不從心,除非比較幸運地可以藉著巧合而懷念,在其他更多時候都忘了要好好保護。心中的風景和城市的街景一樣,沒有適當維護就會變得一塌糊塗,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這場冬天開始以來加拿大東部連連突破歷史紀錄,卻沒見在西部這邊有股像樣點的寒流帶來超低溫或下暴雪的天氣。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投訴者的煩惱

來加拿大還不到三年,不瞭解的事情很多,對於別人的有些行為徹底搞不明白的時候,引起這些不明白的因素也會五花八門。如果完全是個過客,那就不對事情的前因後果太在意,但做不到過客的時候,順其自然和缺乏上進心似乎也就相差無幾,硬要看出所以然卻又毫無頭緒。

最受歡迎的文章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斷捨離

我曾經也有過大量的記憶都是值得懷念的,但在現實生活中又有些力不從心,除非比較幸運地可以藉著巧合而懷念,在其他更多時候都忘了要好好保護。心中的風景和城市的街景一樣,沒有適當維護就會變得一塌糊塗,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