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中的記憶

22

昨天下班後通過whatsapp跟一位台灣朋友聊天,我跟這位即將被公司派往北京去工作的朋友講起了大陸,忽然間重新發現自己心中的大陸情節。來到了香港都有一年了,說話中仍然習慣性地冒出「國內」兩個字,總被人笑問:「哪個國內?」 「是誰的國內?」去了台灣,人人以為我是大陸人,其實一點也不奇怪,我人生的快一半都在那裡。

我在大陸生活了十五年。十五年的時間說長就長,說短也短,至少它在我的人生中意味深長。在那一段時間裡,我也並不是一直不間斷地將每一個日子記錄下來,寫文章或者拍照片,都是後來才開始的,那麼其他多半的時間,究竟是甚麼還讓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確實曾經在那裡?那是我的視覺、聽覺、嗅覺,甚至是觸覺,它們會以最直接的方式接收外界的訊息,這與其他記錄方式不同,一旦吸收進來無法加工也無法更改,那些感官中的記憶,是專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而且,總是揮之不去的。

我有太多太多這樣的記憶在大陸產生,也難怪與這位台灣朋友比,顯得大陸化一百倍,跟他講起大陸的時候,似乎每一個字都帶有深厚的感情色彩。

在此,我特別向那個土地和那裡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謝。


繼續關注老鳥的: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上一篇文章念北方
下一篇文章北京寫照
一個來自日本的鳥人。自從十八歲那年旅居中國大陸並開始度過不知何時結束的流浪式生活,先後在廣州、北京、西安、檳城、香港等地方混著過日子,最終於2016年3月移民加拿大。目前在新不倫瑞克省(又稱紐賓士域省 / 新布藍茲維省 / 新伯倫瑞克省)蒙克頓郊外的某一小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