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平凡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現在網絡很發達,使用手機上安裝好的apps,我在加拿大蒙特利爾都能收聽亞洲各台提供的廣播節目。

上一次,大概在中午正忙著準備午餐的時候吧,我就打開了它,選了香港一家電台來聽,忘了內容是甚麼,就是聽得有些不舒服,後來忙著忙著沒再聽進去。到了下午,我又開始準備晚餐了,聽的還是一個台,那次他們幾個人圍繞家庭暴力的話題談論著。這下我就確定自己為甚麼聽得不太舒服,不是因為話題,而是因為語速和節奏,語句中沒有空隙讓人呼吸和思考,是有點太急促了。

那會香港不是在凌晨時份?切斷了電視,將自己與信息的洶湧和光線的強烈隔絕開來,在入睡前難得有不錯的心情聽收音機的時候,那樣的速度顯然不是我會期待的。而我想要的,如果要求可以很高,就像鄧麗君的歌聲一般,是甚麼憂愁都能包容,人在黑暗中卻不寂寞的感覺。

然而我現在生活在加拿大,離開香港也有一年多了。

經歷了逐漸適應新環境的最初階段之後,我對自己不知道的看得更清楚了一些,發現比原來以為的還要多。要買肉也不懂那些部位都叫甚麼,不同奶酪有甚麼用途也不知道;哪裡有不錯的咖啡廳,人家穿得那麼薄到底冷不冷等等等等。我只不過是習慣了呼吸這裡的空氣而已,對著就在眼前的畫面仍然不很熟悉。

可是至少在不熟悉的風景中還會哼著歌走了,又不是在旅途中,從這樣的畫面中來看,我好像不再那麼膽小。如果這是自己從過去一年得來的收穫,我也還是挺高興的。

才晚上九點,隔著一道薄薄的牆他們正忙得不亦樂乎,而我在這邊也躺在床上一樣投入地寫文章,畫面看上去與《向左走・向右走》中的一幕有幾分相似。但估計我到最後只會對他們的聲音熟悉,對其他絲毫也留不住印象了,因為準備在六月底搬家,也因為我的故事比幾米筆下的要平凡得多。

祝安好。


繼續關注老鳥的: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噢,慘啊大!

Next Article

即將迎來登陸加拿大一週年之際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