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旅遊,選乘哪家航空公司?(七)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日航派?全日空派?

網絡上從不缺話題,在那些論壇中,從政治到情色總有大量的無名氏作品。身為一名不透露真名的網誌寫作者,我根本不配說人家的責任感如何,但對於其中的部分內容卻不免感到有些無聊。

「JAL(日航)還是ANA(全日空)?」這個話題散見於日本一些網站上。我到現在還沒有成功看出這兩家航空公司究竟有甚麼魔力可以讓人失去理性,但發現那兩派人都著了魔似的,經常在那裡為自己所支持的航空公司而爭辯。依我看,他們還真不是一般的「哈」或者「迷」,都有點像是帶性癖好的人一樣,應該分別叫他們「日航控」和「全日空控」還更合適。

客觀來講,能有不少支持者可以不顧形象地爭論,還不分上下(才讓旁觀者有熱鬧湊),這樣也就說明了兩家公司實力相當,而且在這個國家民眾為這麼點事都有得追求,其實也很「和平」。


在前面寫「JAL還是ANA」,並沒寫成「ANA還是JAL」可能說明了我屬於哪個年代,在我小時候日航絕對是「日本の翼」,就是代表日本的航空公司。然而今天,無論國內還是國際全日空的客運收益公里數(RPK: Revenue Passenger Kilometer,是航空業者計算客運量所用的單位)已經超越了日航,對於更年輕的一代,日航的標誌或許也不過是一家企業的標誌,並不代表其他任何概念。

實際上我對日航的印象一向也不怎麼樣,不是因為他們曾經破產,而是因為導致他們破產的其中一個原因。在日本常說日航以前做的是「殿様商売」,「殿様」是過去對貴族或主君的尊稱,可以理解為大人或老爺,而「商売」就是生意的意思。這個說法是諷刺日航當時不僅缺乏戰略,更要命的是在成本管理、創新意識等方面都出現了嚴重問題,換句話說,高高在上,沒有上進心。除此之外,關於日航不能不提的還有1985年發生的特大事故,那是世界航空史上傷亡最多的一次空難,機上524名中僅有4名生還者。雖然是以波音公司的不當修理為主要原因而引發的事故,但那幾天在電視上播放的情景卻烙在了觀眾的記憶中,也並沒有放過當時只有八歲的我。

我對全日空的印象倒是不錯。第一印象當然很重要,在視覺上,機身的藍和白容易讓人聯想到天空,看上去就很乾淨,而在企業體制上,露出表面的負面信息也沒有日航的多。這些不客觀因素都不一定是反映企業的真實面目的,但作為普通旅客我也不會研究太多,相信別人也是這樣。

像日航和全日空這樣的關係,或許在台灣和韓國也可以看到,華航和長榮,大韓和韓亞,這三個關係中寫在前面的日航、華航和大韓一向都在各自的市場穩坐老大寶座。這三家公司其實還有兩個共同點,第一,他們的重大事故多,第二,在航空公司服務評比中的成績不如對手。台灣航空史上傷亡最嚴重的華航140號班機空難在日本名古屋發生,而大韓航空曾經在蘇聯領空發生過兩次空難外,還有一宗由朝鮮發動的恐怖襲擊,因為這些事件至今在日本仍有不少人(特別是五六十歲那一代人)不太願意乘坐他們的飛機。在服務方面,除了老大企業文化中最醜陋的那一面偶爾浮出水面之外(如大韓航空的「堅果門」事件),與對手之間的差距應該不會太明顯,但類似對老大的那種叛逆心理也許在民眾之間繼續存在。

日航跟台韓兩家老大級航空公司不同的是,他倒過。日航的名字曾經是那樣響亮,他們的標誌曾經是令人驕傲的象徵,但自從宣告破產的那一天開始,名字卻變成了被轟炸的對象,標誌也代表起了羞愧。後來日航迎來了一位新社長,由他的帶領下進行重組和改革並重獲新生,經過五年來的努力,聽說日航不一樣了,對他們身上發生的變化各家媒體進行的報導內容也越來越多。碰巧在日航經歷這個過程的時候,我開始更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來自何處,同時又明白了一點甚麼是懷舊,日航從2011年重新啟用,富有日本特色的紅鶴標誌,似乎也喚醒了對天空充滿憧憬的我的童年記憶。現在我對日航說不上喜歡,但不會那麼討厭了。

其實已經有很多年我都沒再坐過日航和全日空,因為不再是學生了,沒有折扣了,無論從香港還是從廣州回家,與其他航空公司相比之下,他們兩家在票價上毫無優勢。可是明年六月的庫克群島之旅中有一程(用哩數換來的),東京羽田飛往悉尼(雪梨)的航班就由全日空執飛,這樣我可以重新體驗一下他們的服務。那趟旅行回來後,再從香港飛回加拿大的航班,目前瞭解到票價最低的恰好又是日航,不知道等我最後要買票的時候,他們的價錢會不會仍然是最具吸引力的。

相關文章:
《出去旅遊,選乘哪家航空公司?》(一)(二)(三)(四)(五)(六)


繼續關注老鳥的: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Next Article

別問我你是誰。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