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法語帶我認識新世界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日本是不是世界上唯一以日文作為官方語言的國家?

這就要先從瞭解官方語言的定義開始。首先官方語言可分為:國家官方語言和地區官方語言。Wikipedia中介紹,在美國有三十個州將英語定為官方語言(地區官方語言),但美國聯邦法律中並沒有規定官方語言。這就是有人說美國(國家)沒有官方語言的依據。

如果單憑法定與否作為判斷標準,實際上日本也像美國一樣,是沒有官方語言的一個國家。而且在全球範圍來看,也都沒有一個國家將日文作為官方語言(但仍有一個國家的地區政府在法律中規定日文是他們的官方語言之一)。

與日文相比,法文的通用程度就高了許多,它不僅是全球二十九個國家的官方語言,同時也在包括大溪地等法國海外領地通用,從歐洲、非洲、北美到大洋洲,分佈範圍相當廣大。

回想起來,第一次為法語「動心」的經歷發生在巴黎。那天我約了幾個朋友出來,他們幾個人中有我在大陸讀書時認識的,也有在東京工作的時候認識的,來自於法國、蒙古和日本等不同幾個國家。但他們幾個原本不認識的人操著法文交流得很順暢,讓我感到羨慕的同時,也讓我為法文的旋律給迷倒了。結果我在他們幾個人面前宣布,回了廣州(當年我在廣州工作)就要去上法文課。

旅行結束了,回到廣州後沒幾天我去Alliance Française(法國文化協會)報了名。剛開始的時候學得還是挺開心的,連週末都拿著課本和辭典去咖啡廳學習,可惜到後來因為工作忙碌而沒有辦法繼續上課,最終就放棄了。當初以為我和法文緣分已盡。

如果那個時候沒有放棄,現在或許要在蒙特利爾適應起來也不會太困難,但問題是動力,在當時的環境之下它還可以從哪裡來?別人說要學外語不需要動力,我可不一樣,把書隨便翻一翻就能學會的話,我的英文怎麼可能到現在都這麼爛?

我認為語言環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沒有那個環境,無論你是為了一個明確的目的而學習,還是純粹因為興趣出發,都得有倒不了的決心。對我來說太艱難了一點。

當時的我當然想不到,再過多年,我終於可以將過去的那些經歷用緣分兩個字來重新提起,說自己至少還是接觸過一些,知道怎麼說一二三。現在在一個良好的語言環境中生活,要促使我努力進步的原因都有了,同時發現如果學會了一點法文,那些美麗風光將不再太遙遠。

大溪地的碧海藍天

25637578323_7ae580cd34_b

北非花園摩洛哥

photo credit: imgp3498 via photopin (license)

猴麵包樹(猢猻樹)的馬達加斯加

9364563043_1bab0fff92_b

去外國旅行的時候,中文經常可以是我用來跟當地人和其他旅人進行溝通的工具,它曾經給我提供了不少幫助,還製造了一些笑話。將來要是還會點法文,到時候我的旅行又會怎麼樣?讓人光想像都要興奮不已。

photo by Julia Manzerova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日本人在蒙特利爾

Next Article

去圖書館坐坐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