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松山,遇到的不是黑幫,而是善良的老闆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這次回家時我還第一次踏上了四國的土地。下午六點到,第二天中午的大巴就離開,一共也不到一天的時間,我卻相信有件事情讓自己一直都會記著,至少到2020年東京要舉辦奧運會的時候。

我的酒店就在距離松山火車站步行只有一分鐘的位置,那天晚上先到了隔著一條路的對面泡了個溫泉,泡完又去火車站的便利店補煙買酒。買完出來就是長途汽車的售票處和吸煙處,我先看了看第二天去岡山的發車時間,然後從剛買的那包拿了根煙點了火。

煙抽著正爽的時候,旁邊站著一位先生便開始找我搭訕。我記得他的第一句話就問:「你準備坐大巴嗎?」我說:「是的,明天準備去岡山,才看了一下時刻表。」

他個兒比較矮,大概在一米六左右,晚上都十一點了,還能看得出他曬得黝黑的臉,但表情很溫和,說起話來斯斯文文,那副圓框眼鏡更加充分地顯示出了他的氣質。我們繼續聊著,他問我是來旅遊還是出差,家在哪裡之類的話,當我回答著感覺這樣的對話有點像在大陸,他口中又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其實我是某某工業(公司名)的,你會否願意來我們這裡做?」

不知道我臉上給了他甚麼表情看,但在心裡的第一感覺我記得非常清楚,一聽他那麼說,我開始懷疑人家是黑道人士。日文中工業和興業是同音詞,而後者和專有名詞放在一起時有很多都是黑社會團體的名稱,就跟那些某某組一樣常見。難道現在黑幫竟敢公然在火車站前招募新人加入?可這也跟人家給的第一印象相差太遠了點,我不相信。

其實我不緊張,因為在他斯文的外表中一點都看不出黑道那般的氣質,說完後他又指了指那身衣服胸前位置的公司名,繡著某某工業,這就讓我確定他並不是那種來歷不明的人。可是他的問題還是很奇怪,怎麼會問我要不要到他們公司去工作?我剛好停下來抽根煙,我們剛好聊上了天,也才聊了那麼幾句而已。

接下來他和我分享的,不僅解開了我的疑惑,還告訴了我目前在日本社會中有不小的一部分人正在面對的困難。他告訴我,他們屬於建築行業,日前人手不足的問題在這個行業非常顯著,只好每天在下班後到火車站前面來見誰問誰。我也聽說過,自從四年前的大地震,因為重建需要許多人才流入到了東北地區,再加上東京成功申辦奧運,使得其他小地方的人才少之又少。

他說在他們公司也有不少人去了東京和東北災區,那邊對人才的需求很大,工資也相對於其他地方高,既能夠對社會盡份力量,也能夠實現收入的增加,尤其對於沒有成家的年輕人而言這是一個很大的誘惑,他也表示理解。但問題是這對於他們公司無疑是很大的損失,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員工就那樣走了一個又一個,雖然招進了不少外籍員工,但語言障礙和責任心的差異等都成了困擾,使得工作難度大幅增加。他說著,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樣溫和,但也能看出幾分無奈。

那個時候旁邊還有另外一位同樣穿著的人,看上去都有七十歲的老男人,其實他們一起出來。如果我沒猜錯公司是他們家族的,他們應該是父子倆,為了公司能夠做下去,也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員工維持生計,他們每天晚上都那樣出來。為甚麼選擇站在那個地方?到現在日本還有不少煙民,從車站一出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個吸煙處抽一根。無論是本地的還是外地的先聊上幾句,然後再問對方的意願。通過如此原始的方法他們也找到過幾個願意在公司工作的人,但我不知道那是他們問過多少人之後才找到的。

日本人曾經被諷刺地形容為工作狂,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工作的作風和力度都開始有些變化,可以說正處於過度期。資本經濟社會都是重覆著進步和淘汰的過程中發展,或許在這個年代他們那種小型家族生意不再流行,但我們也不能因此而忽視上一代人為社會的發展所做出的貢獻,而且那些可能早已經過時的經營模式到現在仍然給許多人提供著工作崗位,這個社會還需要他們。那位先生在日本社會可算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原來根本不是黑幫,而是一位將自己生命中的寶貴時間獻給了公司和員工的人。

後來我們還繼續聊了不少,雖然我也幫不了他們甚麼,但偶爾能有個路人聽他傾訴還談自己應該也不算浪費時間吧,第二天他仍然要站到那個角落,不知道又要找幾個陌生人交談。最後我祝願他們能有個合適人選加入再道了個別。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念在南三陸

Next Article

那天在家鄉的火車站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