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將在2020年東京舉辦奧運時作為主賽場使用的新國立競技場,前幾天由兩個專家小組分別提出了設計方案之後,今天日本政府最終決定採用其中的A方案,預計在2019年11月底竣工。

從東京成功爭奪2020年奧運舉辦權,到(經過幾番波折後)新國立競技場設計方案的敲定,日本人在關注這些信息的時候,我瞭解到有對夫妻應該為他們所做的貢獻而受矚目,要談到我們國家在經濟和體育活動等領域創下的成就,故事裡必定要有他們兩位才對。

他們是Fred Isamu Wada(和田勇)和他妻子Masako(和田正子)。正當日本要從戰爭留下的陰影中掙脫出來的1958年,政府決定申辦1964年的第十八屆夏季奧運會,而當時和田勇也只是超市經營者。這樣的一個人為甚麼被任命為「準備委員會」委員,原因就要從1949年的事情開始講起。那年日本派出了由六名運動員組成的代表團去參加全美游泳錦標賽,然而日本人和日裔美國人在戰後的美國普遍受到歧視,所有酒店都拒絕他們入住,遲遲無法解決住宿問題。瞭解到這個情況,並給他們打開家門的就是和田夫妻。

和田勇生於華盛頓州,父母開的小餐廳陷入經營困難,結果在他只有四歲時被送回日本祖父母家扶養,等他九歲的時候重新回到了美國。那時候他母親已經離世,他父親也結了二婚,但他和那位繼母關係不好,再加上家裡的經濟條件也沒有好轉,一直到他十二歲那年,他獨自到西雅圖郊外的農場去工作了。後來在舊金山和奧克蘭(Oakland)等地輾轉並頑強拼搏的結果,終於開始自己經營蔬菜店,此間還結了婚,以為可以過上安寧日子。可是這位苦命人此後還要繼續讓他的身份給捉弄,1941年12月,從珍珠港事件開始日美兩國之間的戰爭便爆發,從此在西岸三州日裔人士被禁止居住,和田夫妻也被迫著移居猶他州從事農業。

在戰後禁令被解除,和田夫妻也搬回了加州,因為孩子患有哮喘病,這次選擇氣候相對於奧克蘭比較乾燥的洛杉磯去生活。他們在那裡開超市,經營相當順利,規模也擴大到了共有十七家之多。這個時候,1949年,全美游泳錦標賽要在洛杉磯舉行,得到了駐日盟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准許,日本代表隊就過來參加了。

此前的坎坷路程讓和田夫妻比誰都清楚日本人在美國的不容易,即使在戰後對日本人的歧視待遇仍然沒有減少,所以他們不僅為代表隊提供住宿,還提供了一日三餐,幫助運動員以最佳的狀態參賽。有他們的接待,運動員的表現也非常突出,在400米、800米和1500米自由泳的比賽中擊敗本土運動員獲得了冠軍,並打破了當時的世界紀錄。從此日裔人士在美國開始受到他們應有的尊重。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運動員及隨隊人員跟和田夫妻結下的情誼,還會在八年後東京申辦奧運時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那次與東京爭奪舉辦權的還有底特律(美國)、維也納(奧地利)和布魯塞爾(比利時),而當年在選舉中擁有投票權的奧委會成員大多來自於歐洲及南北美洲,共五十八票中亞洲國家只有十票,與強勢競爭對手相比東京佔下風是很明顯的。東京將目標鎖在了中南美的十一票,當時的日本首相岸信介(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的外祖父)的親筆信寄到了洛杉磯,信中謀求和田夫妻的幫助,要他們到中南美各國去遊說。

和田勇是日裔美國人,英文好是不用說,還會日常西班牙文,沒有更好的人選了。知道祖國要藉著舉辦奧運的機會實現振興,他很快決定暫時放下自己的生意,與他妻子一起接下這個重大任務。他們先赴墨西哥,當時墨西哥在中南美的發言權和影響力較大,而且他們手中還擁有兩票,很顯然這個國家才是重中之重。在同時墨西哥經濟也在很大程度上受美國影響,這使得他們的兩票要投給底特律似乎也是必定的,但那位奧委會委員最終還是讓和田夫妻的熱情所打動,同意在選舉中投給東京的同時,寫了推薦信給其他中南美的委員以尋求對東京的支持並讓他們帶上。這封信讓和田夫妻在接下來的遊說之旅進行得相當順利,在短短的四十天內得到各國同意後回到了洛杉磯。

他們還剛回來又收到東京的來信,這次就要他們緊急前往慕尼黑,將在二十天後在那裡舉行全會之前重新去找每一位代表中南美的委員。而在此之前,日本政府也已經獲得蘇聯和東歐代表的支持(共八票),只要確保來自中南美的十一票,東京申辦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就這樣,和田夫妻飛到慕尼黑進行了第二次遊說,再次強調他們對東京的支持的重要性。於1959年5月26日中午,在全會進行了第一輪投票,總票數五十八,東京就獲得了其中的三十四票(底特律十票、維也納九票、布魯塞爾五票),成為舉辦奧運會的第一個亞洲城市。

在贏得了奧運舉辦權之後,日本政府向世界銀行申請的貸款獲批,用作興建*原國立競技場和日本武道館等運動場館,以及修建相關配套的基礎設施,包括東海道新幹線和首都高速公路。

*原國立競技場於1958年啟用,一直到去年五月正式停止使用並拆除,那裡是1964年東京奧運的主場館,也是日本足球以及田徑等體育項目最重要的賽場,更被譽為日本體育的「聖地」。它曾經證明過一個戰敗國的復甦,它也給民眾提供了見證體育發展的舞台和機會。當它結束了歷史使命後,我們還有太多畫面依然歷歷在目。

關於和田夫妻另外需要補充的是,在戰後的時代背景之下,當時的日本連籌備過程所需要的資金都嚴重不足,那個情況下面他們承擔起了所有遊說工作中產生的費用。可以說,沒有他們各方面的付出,第十八屆夏季奧運會也應該沒有在東京舉行。後來和田勇在1968年的墨西哥城奧運會和1984年的洛杉磯奧運會中也曾擔任組織委員會的一員,協助當地奧委會成功舉辦體育盛事。

(Image : Tokyo Olympic Sign)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在奧運賽場上我們不知道的事

Next Article

念在南三陸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