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燃燒的歲月(十)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記得第一次去台北,和第一次去檳城的時候我的感覺是那樣的特別,是因為那種色調,那些文字,還有那裡的光和影。每一個初體驗留下的印象總是深刻的,儘管在後來的時間裡看得走得再也熟悉不過了,我卻依然記得那一次,一直等待著我過來,最終見我踏上他們的土地才得以實現的化學反應,那種混合體的來襲透過視覺和嗅覺和觸覺似乎使我的大腦震盪了一下,但我保持著清醒並感動著。

我不清楚,上面幾行字是否很準確地描述了當時的感受,色調總會淡掉,溫度也總會散去,沒有甚麼可以永遠留住,但在經過了一段時間後,再看回用自己調過的顏色重新塗上的畫面,用自己現在的心再去感覺那時的溫暖,即便變了點味道也很真實。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去的不只是我,曾經圍繞在我身邊的物與事,在我還沒有來得及意識到他們也會變的時候其實早都發生了變化,讓我頓時無法反應過來那到底是現實中的畫面還是電影中的情節。在一個沒有任何東西永不變的世界裡希望他們不要改變,這顯然是非常荒唐的事,但你要我接受吧,我也總是不情願。回憶可以自己去美化,我討厭此時回憶中的美景卻已經找不回來。

我沒有親身經歷過日本在戰後的快速發展時期,但從九十年代開始生活在中國大陸,據說這段時間他們的發展速度比當年的日本還快不少,也有朋友說過,能有機會在現在的中國生活非常難得。要仔細地回想一下,包括九三年我高中安排的交流活動第一次帶我到了北京和天津,和九五年從北方開始的求學路,幾乎我到過的所有的城市正經歷著巨大的改變。可是人在那裡只會關注從無到有,例如全城第一家麥當勞的開業,公交車更換全新的空調車等等,為甚麼當初沒有人提起還有更多從有到無。那個角落的那家小店不見了,我在乎的不是故事的前後接不上,只是那一天的燦爛笑容從此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原來我還期待著和你聊上天呢。

我們是認識得太早了,還是太晚了呢?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在麥當勞看香港

Next Article

說說那年我在天津住院的事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