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燃燒的歲月(十一)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在過去,至少在九十年代的時候我們外國留學生在中國大陸讀書,留學生樓曾經是唯一的住宿選擇,除非你有特殊情況被允許住到校外。

在當年的北京,各所高校的留學生樓比較簡陋,房間裡只有床和書桌,衛生間和洗浴間都是大家共用的。在中國學生的宿舍區,男女生通常都要分棟或分層,但在留學生樓不分,不管男女你都會在走廊上遇到有同學拿著卷紙跟你打招呼也不會臉紅。在大城市的著名高校,如北京的北大、清華,或上海的復旦等,留學生的人數也多,這樣很難拿到單人間,基本上是兩個人一間,當然房費也就減了一半。

那年我在哈爾濱的學校住進去的是兩人間,房費卻要京滬的一倍多是因為就在房裡可以洗浴,也可以「方便」。有室友在,洗澡還可以,可要「方便」起來其實一點都不方便,隔音不好,也沒有抽風機。從那年就開始我的腸胃一直都不怎麼好,除了飲酒過度,吃辣過多等原因之外,估計還有當時忍得太久太多的關係。人總是要忍的,能忍算是種美德,但總有忍無可忍的時候,忍不住的不只是我的便意,還有我當時那位室友的衝動。

有一天我在朋友那裡聊天,回到房間發現開不開門,跟平常一樣房門鑰匙沒帶出來,只好叫服務員幫忙開門。門正要開的那一刻,奇怪,裡面有人卻要往外推,不讓我開。

我就問:「某某君,你在裡面嗎?」

這下他才出聲:「你等一下!」

早說嘛,服務員都叫了過來了,他又不會沒聽到。可是他為甚麼不讓開門?

過會門就開了,但我注意到他一邊開,一邊又「關」,是的,怎麼可能沒注意到此時他把褲子的拉鍊給拉上?站在房門前我已經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進屋後知道心中的疑惑果然沒有錯,我看到他那位女朋友坐在床邊,以前都會打招呼的,這次卻不吭聲,看都不看我一眼。

那年我才十八歲,比現在的年輕人單純很多,沒有甚麼「經驗」,對於那天在自己的房間發生的事情不是生氣,而在生理上完全無法接受,在我眼裡他們不再是人,而是髒物。你覺得我說得太誇張嗎?其實沒有,那時候的我,是真的有點太單純了。結果我也沒有跟他們說甚麼(說不出話),又回了朋友房間,就把剛才遇到的事給說了,說著還不敢相信,很難過,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過幾天後。中間的經過我從來也不知道,但我那位室友從哪裡知道我把事情跟朋友說了,他一點都不想理解我的感受,只顧著自己的面子,把我說得非常難聽。都說過當時我才十八,而他比我大好幾歲,不管對方是哪個國家的人(我不透露),我的文化背景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任著他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想說得有多難聽就說得有多難聽,最後我都快崩潰了。

還好還有朋友護著我,他跟我換了房,我從留學生樓的六樓換到一樓去住,在接下來的時間我都很少再見到那個人。不過事情還是讓我改變了原來的計劃,在哈爾濱只待了一個學期後決定轉到西安去繼續學習。因為他是本科生,還會在那裡學幾年,我自己又太嫩,只要他在,我還是想走人。

二十年前的事情這樣回想起來我不能不感慨,我也長大了。要不是那件事我可能都沒去西安,沒去那裡也就沒有認識很多交往到今天的好朋友。不論好壞也都是緣份,二十年過了之後,我至少可以把那件事當笑話來寫了。

現在的十八歲都很成熟了,該經歷的和不該經歷的也許都經歷過了,你趁著室友不在秘密進行他可能也不介意。不過你也別太放心,在屋裡多少留下的味道還是會讓人難受的。

photo by skippyjon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香港早晨

Next Article

不到廣州非好鳥(二)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