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敵出沒

713

上週四的中午站在陽台抽根煙的時候注意到在樓下後院好像有東西在動。這麼冷的天到底還能有甚麼怪物愛在雪地上滾?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環頸雉。看到牠的模樣真的有點嚇壞了,那麼大一隻,顏色和眼神都很恐怖,差點沒有叫出來。誰開始叫起了我老鳥啊,其實我很怕鳥。

外面的氣溫都降到零下二十多度,我匆匆地把那根煙給抽完進了屋,開始忙別的也就忘了牠的存在。到了下午開始準備晚餐,因為廚房外面就是陽台,很不小心地又想起牠,便往門外望了出去發現牠還在那裡一動不動。這個傢伙是不是存心和我過不去?我真的怕了牠了。

晚餐準備好了,滿屋子都是日本菜的淡淡香味,心情很是不錯。隨著年紀的增長,腸胃越來越不接受西方菜,本來在這個鄉下沒幾家餐廳,既然要自己下廚就整日本菜嘛,整著開心吞著也爽。就那樣,好不容易才做好的,沒花十分鐘已經吃完了,把餐具拿去廚房,我還是忍不住往外看過去,牠居然還在!

這下我有些動搖,或許是因為自己剛剛吃飽,心裡開始有少許的擔心,牠會不會受凍傷了走不動了呢?我不懂的不只是 浣熊的生態 ,對環頸雉的生態也一無所知,牠是不是怕冷,愛吃些甚麼,試著上網去瞭解一下。這才知道我們在日本所指的環頸雉就是日本特有種,在北美看到的不完全相同,我還天真地以為哪裡看到的都一樣,像那些麻雀和鴿子。這樣又一下子沒了興趣和動力瞭解更多,沖杯咖啡喝了喝,心滿意足了,也沒有再去管牠,早早就鑽進被窩裡舒舒服服地睡了個覺。

credit : Phasianus versicolor (Green Pheasant, Phasianus colchicus versicolor), male walking in Japan

第二天早上,正常時間起身,六點多吧,就如平常我做的第一件事情還是走進廚房。睡了一夜,牠在我腦海中留下的烙印並沒有褪去。「看還是不看?」其實根本來不及掙扎,更像條件反射似的就站到門前望了下去。牠還在。姿勢不變,但在一夜過後再看,怎麼覺得那個樣子有點像一隻受冷縮成一團的貓,可憐巴巴的,這次我站在那裡好一會,都不太捨得將視線移開。

結果牠竟然動了!在雪地上趴著一樣,慢慢走到了旁邊隔壁 老爺子  家那裡。他們家有棵小樹上掛著給冠藍鴉的鳥糧,在牠們啄食的過程有殼掉在雪堆中,而那個傢伙就是衝著殼去的。牠怎麼知道那裡有殼?殼應該不缺營養,可是味道可以嗎?至少牠不是沒法動,也知道有東西吃,我也總算放心了,先不管牠,又去忙自己的。後來吃完了早餐後再去觀察,胖墩兒又回到了原位,這次看上去牠就和我一樣剛吃飽還算比較滿足的樣子,我的心情很不錯。

這麼說,我也貌似對牠產生了點感情?但絕不等於歡迎牠以我們後院為家。

那天上午我就要回國了,出發時牠還在。

隔了幾天,今晚已經離開了日本,現在去往丹麥的路上,而後天我也就要回到加拿大,到時候那個傢伙還會不會對號入座?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留言

請留言
請在此輸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