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天我們都會變老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在上次的採訪中也有被問到,當我為自己的將來計劃的時候為甚麼沒有想到回國。當年要離開廣州來到香港也是為了方便申請移民,那時候就有朋友說:我在中國生活得好好的,何必老遠跑到加拿大,即使去意已決,目的地為甚麼又不是日本。她還有些不服氣。

決定離開那裡,起初不是因為想到有別的地方可去,而是認為不能再留,以前我也在另外一篇文章中寫過其中的一些原因。那年我三十四,已經開始慢慢地多為將來著想,對中國心中總有感情,這個感情卻沒有深厚到讓我下定決心拿自己的人生做賭注。我這才開始尋找一個地方將來自己可以安頓下來,能想到的並不多,都是那些接受移民的國家,如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紐西蘭),但日本並沒有在選項中出現過。這根本是毫無意識中的事。

到現在做過的兩大決定直接在我的人生中做了轉折點。第一個就是上高二那年做的,畢業後要到中國求學,第二個則是要申請移民的決定。我怎麼會想到一出來就是二十年,又怎麼可能想到會有一天要到一個跟過去的人生絲毫不相干的國度去生活。

能做這些決定,能有這些轉折點,不是因為我勇敢,主要還是因為我父母的一貫支持。剛從第一次中國旅遊回來我就說要去那裡讀書,他們並沒有要我重新考慮,四年前我跟他們說準備申請移民的時候,我給了要移民的理由後他們也沒有多問,反而高興地說到時候還可以去加拿大玩。

那次想著將來也沒想過要回國,有人說我思想自由,也有人說我奇怪那麼好的地方還不回去。然而當我回顧當時決定的時候,來得最強烈的想法只是自己是多麼的自私,在將來兩個字中怎麼能不把父母的將來包括進去。做決定前我沒有跟他們商量過,甚至沒想過要商量,我是他們的孩子,知道他們不會不同意。

但在後來的四年時間周遭的情況中發生了些變化,其中最大的變化是我奶奶出現癡呆的症狀。她都已經九十幾了,按醫生的話說有點癡呆也算正常,但對於我和我父母卻是一件聽說過也沒想到過自己也要面對的事。老人家已經變得有些固執,我父母早就想把她接回山梨了她卻不肯,結果他們每到週末就要去東京看望她,開兩個半小時的車去,開兩個半小時的車回,都已經很辛苦了,對著同一句話不停重覆,耳朵又不好使的奶奶還需要耐心,忙完一天身心徹底疲憊。而我頂多也只能多打幾次電話回去聽他們牢騷,回家的時候自己來開車陪著他們去,因為沒有像我父母每天要面對的煩惱,我跟奶奶說起話反而能夠更冷靜,更有耐心,可是再過二十年之後又會怎麼樣?

我爸是家中長子,而且他弟遠在丹麥,他妹也嫁去了京都,要照顧我奶奶的事自然也要由我父母來負責了。我有個妹妹,可她已經嫁了出去,算是她老公家的人了,她還跟她公公婆婆住一起,等我父母年紀大了,那邊老人家也是一定的歲數了,總不能兩邊都跑著照顧。按理來講,到時候要照顧我父母的還是我自己。

上次在臉書專頁上有人問我日本的老人贍養問題,日本人的傳統文化裡,老人家是否與兒女居住,還是像西方國家有各自的生活。如果說的是傳統文化,我想過去多數人選擇跟父母居住,目前的實際情況卻不同,雖然我也只能說因人而異,但我和我妹是個很好的例子,我妹就跟她老公父母一起住,而我自己還是在國外生活。我父母一向都說,如果有一天他們沒有辦法照顧自己了還不如進養老院,這樣不用讓兒女為他們費心,他們自己又不用感到內疚。

日本人常說不要給別人添麻煩,這樣的態度並不只是對陌生人,對著家人也都一樣。你覺得這樣的親情太薄弱嗎?我倒不那麼認為。無法照顧自己是甚麼概念,不是沒有辦法自己做飯、洗衣服那麼簡單,也沒有辦法自己洗澡,更沒有辦法自己處理排泄物,你願意讓自己的兒女幫你做這些嗎?我不願意。不如花錢進養老院,花錢請人照顧自己。

當然實際上,等到自己被人照顧之前,我會先要扮演照顧老人家的角色,如果有一天真的有需要,我還是想儘可能扮好這個角色,不想送他們去甚麼養老院,可是又怎麼做到?一個人會做照顧的一方,也會做被照顧的一方,站在不同立場你的想法自然也會不同,有些事並非我是否願意的問題,還要看他們是否願意。每次回家的時候,我和我父母經常都會討論這些問題,不要事情來到的時候措手不及,至少在我們家裡,連怎樣辦葬禮這樣的問題已經開始互相交換意見也沒人說不吉利。人變老的過程中本來就不只是趙詠華唱的那麼浪漫,我們也總說做任何事情不要後悔,那更不應該在人生的最後一段留下遺憾,活得要快樂,走得有尊嚴,我們都要做好準備。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我要移民,到時候是否會考慮把他們接過去,可是這一點我是不會考慮的。四年前福島的核電廠發生爆炸的時候,我在波蘭的哥們曾經提出讓我家人暫時去那裡避難,我父母聽了很感激,卻說不想離開日本,只有日本才是他們的家。那麼大的災難他們也是第一次經歷,卻毫無疑問地認為自己的生命和命運就在那裡開始也在那裡結束,沒有猶豫,更不需要決心,對於他們那都是理所當然的,那我還憑甚麼帶他們一起去外國生活?不需要決心的決定才最堅決,我說甚麼都沒用,我也尊重他們的決定,像他們尊重我的決定一樣。

我相信自己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那時候能做的最好的決定,不只是我,我父母也是,大家都要對這些決定有信心。在同時我們的生命中總有數不清的矛盾存在,不只是我,我父母也是,但我有他們,他們有我,大家都可以互相給予信心,只要我清楚地記得他們年紀大了,人是只會變得越來越弱就好。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酒店裡的特別待遇

Next Article

原來你是如此的八卦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