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加拿大和美國之間的陸路口岸非常多,住得離邊境不遠的,去旅行還是去購物(順便在美國加個油)都很方便。當然還有火車和大巴連結兩國各大城市,如溫哥華和西雅圖、蒙特利爾和紐約。

I-94是甚麼東西?

坐飛機到美國並入境時,不會在機場產生任何額外的費用,護照上蓋個章就完了。

但要從加拿大通過陸路口岸進美國的時候就會多了一筆費用,不管是免簽的還是有簽證的都要繳USD6*,辦完後在護照上有張小紙被釘上,這就是 I-94。

*例外:如果你是從第三國先飛到美國之後,到加拿大玩幾天(不超過三十天),最後再經陸路進入美國,這個時候就不需要辦 I-94。但是在加拿大的那幾天便被算入你在美國的逗留時間之中(就等於沒出過美國)。

受免簽待遇國發行的護照持有者需要提前取得的 ESTA,經陸路進入美國時並不需要,但不管你是否已辦ESTA,仍然需要繳付USD6(上述的「例外」情況除外)。

I-94獲取方法

I-94 要在入境美國時直接在口岸獲取,或提前上網完成表格並付款。

實際上 I-94 分兩種,是 I-94 和 I-94W。

I-94
白色紙,發給 護照上有美國簽證的旅客已辦ESTA的免簽旅客

I-94W
綠色紙,發給 沒有申請ESTA的免簽旅客

要獲取後者的,沒有提前上網遞交表格的情況下需要在口岸填表(在網上申請後 需要在七天之內到陸路口岸進入美國,否則你的申請將被取消,並不會得到退款)。

USD6的費用可在口岸用現金或信用卡繳付(網上遞交表格者可用信用卡或Paypal)。

I-94記得要退

I-94 的背面有提示,旅客在離開美國時必須將 I-94 退給:

  1. 航空公司 或
  2. 加拿大邊檢(經陸路進加拿大時)或
  3. 美國邊檢(經陸路進墨西哥前)。

其中旅客要從美國經陸路進入加拿大的時候,加拿大的入境官並不會主動索要 I-94。原因是,原則上 I-94 本身就是可以在有效期內無限次使用的(視乎個別情況)。

如果近期內有計劃再經陸路到美國的話,你的 I-94 可以先保留著,沒有那樣的計劃,那麼最好主動交給入境官,以免在到期時還要想辦法把它退掉。

題外話

對於為甚麼要退還的原因網絡上有的說法是:因為美國沒有出境檢查,尤其在陸路自己開車出境的情況下找不到出境記錄。但是這個說法不一定正確。

CBP(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還專門提供網站,旅客可以輸入姓名、出生年月日、國籍和護照號碼,以查找自己的出入境記錄,內容中還包括經陸路口岸出境的記錄(出境日期和口岸代碼)。

View Travel History 

不退I-94會有甚麼後果?

就如 I-94 背面所提示的,旅客沒有把它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

經陸路離境美國時忘了退I-94該怎麼辦?

– 如果你在加拿大 + I-94 也沒有過期

設於多倫多和蒙特利爾等部分國際機場的 CBSA(Canada Border Service Agency: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辦公室或櫃檯可以收回你的 I-94。

多倫多機場:第三候機樓到達廳 / 蒙特利爾機場:國際線候機樓到達廳

參考內容:多倫多  / 蒙特利爾 

– 其他情況

在 I-94 有效期內已經沒有計劃再去美國,或者 I-94 已經過期的情況,你必須將 I-94 寄回給以下美國地址:

(使用郵政服務寄回去)

Coleman Data Solutions

Box 7965
Akron, OH 44306
Attn: NIDPS (I-94)
USA

(使用FedEx或UPS等快遞服務寄回去)

Coleman Data Solutions

3043 Sanitarium Road, Suite 2
Akron, OH  44312
Attn: NIDPS (I-94)
USA

至於乘坐飛機離境的旅客,因為航空公司將所有班機上的乘客名單發送給有關部門的關係,即使沒有將 I-94 退給航空公司櫃檯人員也沒有問題(詳情可參閱 I still have my I-94 )。

你還想知道被美國邊檢為難是甚麼滋味嗎?

《美國邊檢為難了我》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或許你有興趣閱讀

最新發表的文章

斷捨離

我曾經也有過大量的記憶都是值得懷念的,但在現實生活中又有些力不從心,除非比較幸運地可以藉著巧合而懷念,在其他更多時候都忘了要好好保護。心中的風景和城市的街景一樣,沒有適當維護就會變得一塌糊塗,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這場冬天開始以來加拿大東部連連突破歷史紀錄,卻沒見在西部這邊有股像樣點的寒流帶來超低溫或下暴雪的天氣。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投訴者的煩惱

來加拿大還不到三年,不瞭解的事情很多,對於別人的有些行為徹底搞不明白的時候,引起這些不明白的因素也會五花八門。如果完全是個過客,那就不對事情的前因後果太在意,但做不到過客的時候,順其自然和缺乏上進心似乎也就相差無幾,硬要看出所以然卻又毫無頭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