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鄰居,她名字叫Rose。

起初我怎麼認識她,是因為她不會用剛買的那部手機,別人建議她找我這個最年輕的來問。我不曉得是誰建議她的,但人家至少知道我年輕,還看到我老站在外面叼著煙玩手機,確實沒建議錯。結果她來了,我們也互相認識了。

她很可愛,也很善良。去年十二月初我要回趟日本的時候她就帶了那天剛烤好的餅乾給我,用了兩個精美的包裝盒裝起來,一個是給我,另一個是特別為我父母準備的。她還附上了一封手寫信給我父母,內容大概是這樣:

「你們兒子的笑容讓我的一天變得更美好。我謝謝有你們,謝謝生了你們兒子」

Rose還笑著告訴我說,她的一位朋友提醒過她要寫那樣一封信對方收到了也會覺得有些太唐突。她自己也明白,可就是不能不寫。聽她那麼說其實我心裡也挺感動的。

後來從日本回來,我帶著小禮物和我媽(用日文)寫的回信去找她。那次在她家坐了好久,聊了好多,也就瞭解到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她說她老公賭博成癮,輸了很多,最後拿了她的錢消失了。好像是不久之前發生的事情。因為這件事,她也準備要回老家過日子,房子都已經開始找了,還說這裡搬不走的東西可以留給我。那天她給我坐的沙發就是她老公以前每天坐的,她眼裡隱藏著的不捨我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

在這段時間她經常烤糕點分給我,可是總要禮尚往來,該換我來露一手了,我們說好在下個週末一起吃飯。要準備些甚麼給她吃我也考慮得差不多,前些天還特意買了gluten-free的醬油(她對含有麩質的食物有過敏),就在這個時候她卻過來說我們不能一起吃飯了。

原來她老公跟她聯繫了,說他身患癌症,而她也毅然決定去照顧那個曾經拿了她的錢消失掉的男人。這位善良的女人並沒有隱瞞自己複雜的心情,說那個男人患癌症算是報應,但他到底還是自己的老公,怎能說放下就放下?此時我也沒有太多的英文詞彙可以找出來和她說,只能抱一抱她,說她老公會沒事的。

也許是我想得太多,和她聊完後忽然想起那些家養的貓兒在預知死期已近時要離家出走的事。我在想她老公是否也和那些貓兒一樣,只是不想讓她為自己而傷心才離家出走?當然我也不能和她說自己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好在她老公不是貓兒,不管當初因為甚麼原因離開,最後還是重新回到了她的身邊。希望他們倆都會好好的。

對了,我還要跟她說下次有機會大家可以一起吃飯。多準備一個人的份量其實也沒甚麼的。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留言

請留言
請在此輸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