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鳥三明治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有些我原本以為沒甚麼特別也沒甚麼大不了的事情,它們卻在後來的日子裡帶來的影響可是一點也不小。其中的原因和結果之間的關係還有時候讓人覺得不合理也不科學,我正要帶著少許的怨氣說那樣一件事。

到底是甚麼事?不就是可憐的日本人被夾在伊朗人和美國人中間的事嘛。

因為曾經去過伊朗旅行,害得我現在不僅要辦了簽證才能去美國,還要在邊境被人家盤問很久(參閱:《美國邊檢為難了我》)。陸路進美國時要獲取的 I-94(詳見:《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那張別人只要到了口岸很快就能拿到的小紙片,事情換了在我身上,它就是那樣難求。

兩國的政治和外交問題我可不管,再說我也只是一個第三國的普通老百姓而已,去一個國家旅行不是件小事嗎?誰想到在若干年後竟然會遇上一系列的倒霉事。那次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過了半年後,在八月中旬又很無情地準時失效了。

可是我沒時間為它的離開而傷心。因為最近買了十一月回家的機票,為了省錢,中間有一段從蒙特利爾到紐約還得坐大巴,就要經陸路口岸進入美國。

我最怕給別人添麻煩,美國邊檢到時候還要為難我,叫整車人只為我一個都要在車上等也不好。為了避免發生那樣尷尬的事情提前領到 I-94 是必須的,過去的經驗也告訴我,只要它已經在護照上,每次過境基本上不會再遇到麻煩。

就這樣,我決定只為那張小紙片還特地去趟美國,上一個禮拜天就過去了,最後還算比較順利地領了一張新的 I-94回來。

有多順利?上次五六個人一起圍攻我,這次只有兩個人(而且其中一個是會說普通話的華人);完全沒有其他過境旅客的情況下,人家也花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在我身上,至少比上次縮短了一個小時。

「其實還可以吧」我跟自己說。

去過伊朗,就帶來了這樣的結果,但這個結果同時也作了一個新的原因,結果這次我有機會在路上到美麗的小鎮轉了轉,還在美國順便買了點菜,加了點油才回來。

我每次去外國最喜歡做的,當中一件事情就是去當地的超市。與美國相比加拿大在食物安全的管理方面應該還靠譜些,而且加幣跌了,那邊的價錢不見得有多優惠,所以這次買回來的也只有奶酪、麵粉、薯片、礦泉水和冷凍海鮮之類的,收穫不算太多(我發現美國的雞蛋和乳製品賣得很便宜)。可是在北美的大型超市,賣的東西多,種類也豐富,美國賣的和加拿大這邊又有些不同,只在裡面轉轉都覺得還挺好玩。我在那裡的沃爾瑪還注意到很多車都掛著新不倫瑞克車牌,不知道其他人都買了些甚麼回來。

至於汽油,我按那天的兩地油價算了一下,在美國那邊大概便宜百分之二十五,真是一個漂亮的價錢。這樣的油加得當然也爽,一時錯覺好像賺了不少,實際上我要開三百公里的路才能到邊境,來回就六百公里,在那邊剛加滿的,開了回來都耗掉了一半。

話說美國和伊朗可不可以好好地相處一下?我被夾在中間也不容易啊。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Next Article

我們移民要死在哪裡?

順便讀讀

在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