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記得我是甚麼時候才知道每年的平安夜送禮物來的那個人其實沒有白色的大鬍鬚,也不曉得現在的小朋友會不會現實到從來不相信穿著怪異的洋叔叔還會老遠跑到日本來。

如果在冬天有機會回家我都會準備好壓歲錢給我外甥,聖誕禮物卻沒給過。但目前看來這個冬天估計沒得回,壓歲錢只好先拖著,我就得換個主意來準備下聖誕禮物。可是到底給甚麼好?

他大舅快四十二,當然知道聖誕禮物的來歷,也只能在現實中還要更現實。首先,想要準備一份像樣點的,來回都要開上幾百公里的路,辛辛苦苦準備好了,說不定東西還沒出過國已經不見了(加拿大郵政的工作質量差,還愛罷工)。油費,郵費,還有準備禮物的錢一共得多少個「刀」啊。聖誕禮物只有等他收到了才有機會說它來歷不明,我可不想它就直接下落不明。

上個禮拜,應該準備甚麼給他我依然沒有主意,正傷腦筋。那天到鄰市一家超市買菜去,順便走進書店時看到一堆的聖誕卡在那裡,剛好還打折,我也隨手拿其中的幾款來看著。莫名的,就在那個時候突然有了個不錯的想法:

「對,寄張聖誕卡給他就行!」

聽似毫無特別之處,但如果那張卡是聖誕老人從北極遞給他的呢?而且上面全是英文呢?對於一個日本小孩來說沒有比這個還特別的。

貌似永遠也不可能得到好評的加拿大郵政,卻是聖誕老人的北美地區「經紀人」之一。他們在每年的這個時候特別開設信箱,孩子們寫給聖誕老人的信寄到了那裡,由這位不大可靠的「經紀人」負責將所有信件轉去北極。這樣聖誕老人還沒等到平安夜就要開始忙了,竟然還做到給每一個小朋友回信,寫完再給「經紀人」集中安排投遞於全球各地。

所以我的好主意是,寫封信給聖誕老人,但並不要他回給我,而要他寫給我外甥。

我這個外甥在課外還上英語培訓班,問題是每週只有一次,再加上他都已經開始會害羞,好不容易學回來卻又不敢說出口,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學到了甚麼程度。孩子懂得害羞時要如何打破障礙,我想這就要看我們能不能給些合適的機會,而在學習外語這件事情上面,只要體會到了可以用那個語言進行交流的快樂,將會讓他們有機會更上一層樓,越學越開心。請聖誕老人寫信給我外甥的做法,說白了也是單方向的行動,算不上「交流」,但一封聖誕老人的英文來信,想必給那個小男孩帶來很大驚喜,他也會想盡辦法讀懂內容。

我不知道自己寫給聖誕老人並請他回給我外甥的做法是否行得通,也許他根本不理會中年人的請求。但我要是冒充外甥寫,怕那位不知情的老人又在回信中會說「謝謝你的來信」等多餘的話。這樣我也只好帶著一顆小孩一般純真的心寫給老人家,希望他不要嫌棄我,還能送份非常特別的聖誕祝福到我外甥心中。

親愛的聖誕老人:

我今年四十一,早已經不是小孩,但依然相信你的愛。

唯一讓我擔心的一點還是,聖誕老人竟敢任命加拿大郵政為他的「經紀人」,平時他們能把其他郵件寄丟,怎麼還能辦妥老人家給安排的差事?算了,算了,要迎來聖誕時凡事要往好處想,只要聖誕卡最後真的寄到了,等將來我外甥變得「懂事」,我再講解那張卡是多麼地來之不易給他聽。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上一篇文章入籍還是不入籍?
下一篇文章下一站埃德蒙頓
一個來自日本的鳥人。自從十八歲那年旅居中國大陸並開始度過不知何時結束的流浪式生活,先後在廣州、北京、西安、檳城、香港等地方混著過日子,最終於2016年3月移民加拿大。目前在新不倫瑞克省(又稱紐賓士域省 / 新布藍茲維省 / 新伯倫瑞克省)蒙克頓郊外的某一小鎮。

留言

請留言
請在此輸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