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又為了找我叔叔專程來到了哥本哈根,僅逗留一天時間,我沒有事先想過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裡要安排甚麼節目。到了酒店把行李給放下,先打了一通電話給他,他就說要我教他怎麼用高壓鍋,還要我想出一道適合用高壓鍋做的菜,然後一起到超市買菜去。曾經年少時活得比我還瘋狂的一個人 ,他的主意的確也比我的要多。

後來到了他們家。他的高壓鍋是從日本帶了回來的,買了很久卻沒用過一次,不懂得怎麼用,逐漸地不再去在乎了。直到最近患了胰臟癌,也不知道還能有多長時間,他就開始收拾身邊的東西,那個高壓鍋才得以重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原本想直接送出去的,可是想了想,不如先試著玩一下?剛好在這個時候我又千里迢迢地從加拿大過來。

從不在乎到在乎的轉變,竟是這麼一個原因,聽起來會很悲傷?要是在連續劇中看到的話也許會那麼想吧,但在現實中的我並沒有,還開心地笑了,而我叔叔也笑得有些尷尬。辛辛苦苦帶回來都不用,誰叫他懶啊。在這段收拾的路程他並非乾等最後一天,還有新的嘗試和新的收穫,這些似乎也成為了一種動力能夠讓他儘可能快樂。他都那樣,我怎麼能悲傷得起來?

後來做出來的那道菜味道很好,他們都很喜歡。在丹麥可以買到的日本調料相當有限,叔叔家裡只有最基本的幾樣,也都可以做得那樣好,在這裡就要借用我媽的一句名言說明其中的原因:

「因為有做飯人的愛心嘛」

最近幾次回家,我經常要問她那些味道到底是怎麼調的,她說得再也簡單不過,聽起來沒有任何講究,而且和我平時調的一樣。但問題是結果不一樣,怎麼也調不出那個我從小最熟悉的味道。這次回家的時候我們之間也有同樣的對話,我正不服氣,她便冒出了那麼一句話,這下再不服氣也該服氣了。還不是麼,她為這個家做了多少年的飯啊,一天三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愛才能做得到,偏偏顯得太平常,讓人忽略掉了如此關鍵的祕訣。

他為我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叔叔,今年都迎來了四十一個年頭,我是否好歹也有點愛心來回報一下?那道菜果然也讓他吃得非常滿意。他興致未退又拿出幾瓶葡萄酒來,我們三個人聊著不知不覺喝了不少,一直到十點多,我心裡有些不捨地最後還是和他們道了個別。

這次去趟丹麥,雖然時間很短,可我想自己做了一個很好的決定。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留言

請留言
請在此輸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