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那些我們似乎不太在意的

這次又為了找我叔叔專程來到了哥本哈根,僅逗留一天時間,我沒有事先想過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裡要安排甚麼節目。到了酒店把行李給放下,先打了一通電話給他,他就說要我教他怎麼用高壓鍋,還要我想出一道適合用高壓鍋做的菜,然後一起到超市買菜去。曾經年少時活得比我還瘋狂的一個人 ,他的主意的確也比我的要多。

後來到了他們家。他的高壓鍋是從日本帶了回來的,買了很久卻沒用過一次,不懂得怎麼用,逐漸地不再去在乎了。直到最近患了胰臟癌,也不知道還能有多長時間,他就開始收拾身邊的東西,那個高壓鍋才得以重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原本想直接送出去的,可是想了想,不如先試著玩一下?剛好在這個時候我又千里迢迢地從加拿大過來。

從不在乎到在乎的轉變,竟是這麼一個原因,聽起來會很悲傷?要是在連續劇中看到的話也許會那麼想吧,但在現實中的我並沒有,還開心地笑了,而我叔叔也笑得有些尷尬。辛辛苦苦帶回來都不用,誰叫他懶啊。在這段收拾的路程他並非乾等最後一天,還有新的嘗試和新的收穫,這些似乎也成為了一種動力能夠讓他儘可能快樂。他都那樣,我怎麼能悲傷得起來?

後來做出來的那道菜味道很好,他們都很喜歡。在丹麥可以買到的日本調料相當有限,叔叔家裡只有最基本的幾樣,也都可以做得那樣好,在這裡就要借用我媽的一句名言說明其中的原因:

「因為有做飯人的愛心嘛」

最近幾次回家,我經常要問她那些味道到底是怎麼調的,她說得再也簡單不過,聽起來沒有任何講究,而且和我平時調的一樣。但問題是結果不一樣,怎麼也調不出那個我從小最熟悉的味道。這次回家的時候我們之間也有同樣的對話,我正不服氣,她便冒出了那麼一句話,這下再不服氣也該服氣了。還不是麼,她為這個家做了多少年的飯啊,一天三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愛才能做得到,偏偏顯得太平常,讓人忽略掉了如此關鍵的祕訣。

他為我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叔叔,今年都迎來了四十一個年頭,我是否好歹也有點愛心來回報一下?那道菜果然也讓他吃得非常滿意。他興致未退又拿出幾瓶葡萄酒來,我們三個人聊著不知不覺喝了不少,一直到十點多,我心裡有些不捨地最後還是和他們道了個別。

這次去趟丹麥,雖然時間很短,可我想自己做了一個很好的決定。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斷捨離

我曾經也有過大量的記憶都是值得懷念的,但在現實生活中又有些力不從心,除非比較幸運地可以藉著巧合而懷念,在其他更多時候都忘了要好好保護。心中的風景和城市的街景一樣,沒有適當維護就會變得一塌糊塗,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這場冬天開始以來加拿大東部連連突破歷史紀錄,卻沒見在西部這邊有股像樣點的寒流帶來超低溫或下暴雪的天氣。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投訴者的煩惱

來加拿大還不到三年,不瞭解的事情很多,對於別人的有些行為徹底搞不明白的時候,引起這些不明白的因素也會五花八門。如果完全是個過客,那就不對事情的前因後果太在意,但做不到過客的時候,順其自然和缺乏上進心似乎也就相差無幾,硬要看出所以然卻又毫無頭緒。

最受歡迎的文章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