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奧運賽場上我們不知道的事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奧運會的每一個項目都會產生一位金牌得主,這必定是在競技賽場上贏得最多觀眾歡呼的一刻,也有時候,卻為其餘運動員深感痛心的一刻。

為期約兩週的里約奧運也快結束了,在此期間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員帶來了無數個精彩表現,不論比賽中的輸贏,不論有沒有拿到獎牌,都是非常值得我們觀眾讚揚的。

這幾天在觀看奧運會的比賽的時候,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其實是兩位運動員失落的表情。一位是新加坡女乒老將馮天薇,另一位是日本摔跤好手吉田沙保里。

馮天薇曾在上屆奧運的單打和團體賽中各獲銅牌,而目前世界排名第四的她,在里約以二號種子的身份參加單打比賽,同時也身為新加坡主力運動員參加了團體賽。但在這兩項比賽中都被日本選手給打敗,最終無緣獎牌。

 

她在里約的最後一場比賽是團體的銅牌爭奪賽中,在第二場單打比賽失分後似乎沒能把狀態調整回來,第四場的比賽中又以零比三的比分輸給了日本新秀伊藤美誠。伊藤年僅十五歲(今年才上高中),聲稱打奧運並不緊張,在場上越戰越勇。與她相比,馮天薇卻作為該隊一姐身負重任顯得一點也不輕鬆,尤其在最後一局,已經完全讓伊藤的士氣給壓到了。打到比賽結束時,我想她也終於可以卸下包袱好好歇會,在心裡多少替她感到安慰。

在那麼多運動員當中我特別注意到馮天薇,或許和自己長期在外國生活的經歷有關。她出生於黑龍江哈爾濱,在她二十一歲那年赴新加坡去發展,這個選擇給了她更多的發展空間,也給了她新加坡公民的新身份。這些只是可以從字面上瞭解的,在那背後還隱藏著多少個心酸故事我們卻並不很熟悉。但當時她父親已經離世,還將母親留在家,自己要到人生地不熟的國家去拼搏多年,而且還要爭奪第一,至少可以猜想她是不是有點太累了。有得必有失,有好必有壞,這樣的道理我也懂,那麼現在更容易為後者帶來的痛而動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年齡作怪呢。

吉田沙保里可謂是日本女子摔跤界的傳奇,自從女子摔跤在2004年雅典奧運正式成為奧運項目,她是連續三屆的奧運金牌得主(2004年雅典、2008年北京、2012年倫敦),在世界錦標賽上還實現了十三連冠。因為這些佳績她被日本媒體冠以「靈長類最強女子」的稱號,日本群眾幾乎都相信在里約那一枚金牌也將非她莫屬。

 

可是她在決賽中敗給了比她小九歲的美國選手,她的奧運四連冠之夢在此破碎,同時意味著她在個人賽上的連勝紀錄也以206場終結。不熟悉摔跤項目的人對於這個結果也許沒有甚麼概念,實際上這就好比中國的乒乓球和跳水同時錯過金牌,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當比賽結束的那一刻我不敢相信在屏幕上的一幕,她自己也遲遲站不起來,最後裁判舉起了那位美國運動員的左手的時候,吉田滿臉都是淚水,直到頒獎儀式開始,她仍然止不住眼淚掉下。第二天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她的眼睛明顯都腫了,我看著也挺傷心。

她父親吉田榮勝在年輕時也是摔跤運動員,但在四十年前在日本國內的奧運參賽資格爭奪戰中落敗(那是在蒙特利爾舉辦的一屆奧運會)。他曾經的戰術以防備為主,利用對方攻擊的勢力來進行反擊,在那一次的失敗中他卻領悟到主動攻擊才是勝利的捷徑。從此成為教練的他,堅持要求他的隊員們將大部分時間投入在攻擊戰術的練習上,而他女兒沙保里的必殺技高速抱腿摔就這樣練出來了。

在奧運開幕之前她誓言定奪金牌還有個原因。兩年前的三月她父親在高速公路行駛時突發腦中風病逝,對她而言這是在她父親病逝後首次迎戰的奧運,心想著要讓他在天之靈看到第四枚金牌。很遺憾,最後的結果卻不是她想要的。今年她已經三十三歲,作為一名運動員年齡已經偏大,此時四年的時間意味著的對她也不同,體力年年下降,準備卻要更加艱苦。不知道她是否像她曾經在媒體說過的那樣還會堅持到2020年的東京奧運。

最近我看奧運都會摻雜著「雜念」,再也沒有辦法單純地觀看比賽,會想到更多運動員背後的故事,也會懷疑輸贏是否那麼重要。是因為我本身就是一個敗類卻又不肯認輸?只是每當看到那麼運動員不僅代表自己,還要代表國家參賽而承受的巨大壓力,也聽到那些旁觀者說運動員代表國家是他們的榮幸的時候,我更多的注意力不是放在勝者身上,而是很自然地會在另外一方。

雖然在這裡看里約奧運沒有時差問題,不過我還是看到累了,現在終於可以放輕鬆,再回到專心學習法語的生活中。

photo credit: JJ OO Rio de Janeiro 2016 via photopin (license)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在地鐵上的一聲早安

Next Article

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順便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