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移民要死在哪裡?

Author: No Comments Share:

前幾天有位鄰居告訴我,另一位鄰居前段時間去美國旅遊的時候,非常不幸的,她老公在當地病發去世了。但令人十分不解的是他的死因,是腎結石引起的併發症,據說結石堵塞輸尿管帶來的疼痛是難以忍受的,難道一直也沒有發現嗎?

實際上並不是他沒發現,而是醫生沒發現,老人家是早就去看過的,可是醫生沒有好好檢查。怎麼知道叫那對夫妻期盼許久的一次美國之行,兩個人一起出發,回來時卻變成只有一個人。

她說著越來越激動,埋怨這裡的醫療太差,看專科醫生就要等幾個月,好不容易等到了,醫生也不一定認真幫你看,結果小病變大病,最後想救都救不回來了,而且情況在這樣的小省份顯得更為嚴重。同樣的報導內容我在網絡上看過,可是聽說在鄰居身上都發生了,似乎也才真正見識到了加拿大醫療體系上存在的問題。

跟她聊過回來,我有些不由自主地開始想:

「我想死在哪裡?」

這種醫療體系的問題,不單在加拿大有,在日本一樣也有,誰也沒有辦法一時半會就改變,而我在加拿大身為一名外來者,更應該接受這些事實。萬一在加拿大身患重病,就是因為同樣原因發現得晚,我也會覺得沒有辦法。來這個國家,生活在鄉下,畢竟都是自己的決定。


記得有一次回日本,和我媽一起出去溜著我女兒的時候,我就說:

「發生了甚麼事情,最後死在中國也沒有遺憾」

我當然沒有選擇在中國國內抗日示威正熱的日子裡說這句話。但是「死」字在我們家從來也不是要忌諱的,認為這種事本來就沒有吉利不吉利,儘管不是為死而活,最終也會有那一天。只是有一點非常清楚,那天我的意思卻也不是想死在中國。

一樣的,死在加拿大我也沒有遺憾,又不會說想死在這裡。

我媽就不同,她非要死在日本家鄉不可。那年的大地震和隨後發生的核電廠爆炸引起了全世界都恐慌,遠在波蘭的鐵哥們曾向我提議暫時把我家人接到那邊去,她都不要,死都要死在日本。

而那位在美國變成了灰才回來的人,人家在這裡度過了一輩子,是否也像我這位鄰居所說,偏偏要客死他鄉是「太冤枉了」呢?

可是我好像從來也沒想過:

「想死在哪裡?」

我在日本、大陸、香港和馬來西亞都生活過,現在又來到了加拿大。別人可能覺得我的選擇比他們多,感情也像書中人物那樣豐富,根本也不會相信,居然連那麼一個選項我都找不到。在國外不知道的事情總是比過來前想像的要多很多,每天都在為了生存努力增加知識,但我不知道別人是否也像我一樣,為如何劃下句點反而越來越沒有概念。

我曾經寫過:

可以任著感覺出遊,都是因為還知道哪裡是家。如果是無家可歸的人,心中也沒有了依靠,這個時候的他,也只能算是在流浪。知道家在哪裡,我們才可以欣賞也可以享受,前往目的地的路,同時也是回家的路,有始有終,這樣才叫旅行吧 – 《旅行的意義》

家還在日本,但總有一天要把老人給送走,那到時候我的家將會在哪裡?別說想死在哪裡,還得先找到家在哪裡。當然命運也可能不會照顧我的想法,那一天突然要來到自己身上,其實我也來不及做主。可是我又怎能輕易地說這種事要順其自然呢。

加拿大就是我的家?要做好移民的決心是一回事,能否在這裡產生感情又是一回事。現在重新發現當初做的決定一點也不小。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Previous Article

日本鳥三明治

Next Article

你對我進行的是性騷擾

順便讀讀

在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