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孤獨中尷尬

自從去年夏天搬到這裡我的生活圈裡只有老人。這個小區共有四十戶,才搬來一週,我都知道自己是最年輕的,有不少鄰居已經八十好幾,比我父母還老十多歲。

我一直有些搞不明白,我們小區在這樣一個小鎮,住戶的流動率怎能如此之高。以為剛剛有誰搬走,很快又來新的,自助搬家的貨車在停車場的場面每個月都能看到,就是沒見年輕人來。過了一年後我依然是最年輕的。

可是在兩個月前的一天情況終於發生了變化。北面那個單位的一對老兩口剛搬走沒多久,來了又一對夫妻,不一樣的就是他們年輕,比我年輕。這讓我感到有些意外,心想:

「像他們那麼年輕的來這個小鎮幹甚麼?」

其實他們都不算太年輕,得有三十多吧,但在除了退休人士幾乎也留不住其他人的小鎮,還有甚麼可以吸引他們?夏天三個月的遊客總和可達到常住人口的一倍多,不是因為這裡是著名旅遊勝地,只是因為這裡的人口少。看那個男的長得挺結實的,或許是在龍蝦加工廠裡當苦工?我自個兒猜想著。

地方越小,人越八卦;人越八卦,風聲越大。我還沒來得及跟他們進行第一次的對話,已經有別人和我提起了他們,其中我以為做龍蝦的那個男人原來是個消防員。至於他的另一半倒是沒有任何信息,我在他們剛搬來的時候看到她幾次,後來再也沒有見過,但印象中是一身很前衛的模樣,短髮和紋身似乎也將她的個性更加突出地表現了出來。

打聽別人的隱私,還背著人說閒話,這種事加拿大人好像也不少做。我在這裡最親的鄰居 Rose 曾經也提醒過我,有些鄰居不但愛打探隱私,還會把話亂傳出去。

那麼,對他們而言隱私這個東西究竟是否很重要?隱私所概括的範圍又有多大?

是我思想過於保守了,還是他們活得太自由了?總之有一種「隱私」我一點也不想知道,人家卻想大膽公開。這對年輕夫妻來了以後,我生活中的背景音樂多了一個版本,最多一天傳來兩三次,加上消防員工作時間的不規律性導致事情不分晝夜地發生。他們真的不在乎別人聽到?竟然可以熱鬧成那樣。這裡的隔牆可不薄,也讓我聽得清清楚楚。

話說其他鄰居們難道都沒聽到嗎?我沒見有誰戴著助聽器,平時聊天也完全沒有障礙,別說剛好那個聲音就聽不到吧?其實他們也年輕過,或許有種矜持不讓自己把這個話題帶出家門。

(我在心裡大聲跟老人們說:「要發揚八卦精神?就現在吧!」)

年輕夫妻不怕別人說閒話的膽量,其他老人們不當它是回事的包容,要前者我也不像他們年輕,要後者我怕自己永遠都達不到那個境界。最終只好一個人在孤獨中尷尬。

冬天快來了,空氣會變得乾燥些,火警也跟著頻繁些,到時候消防員也不能想回來就回來了吧,每天的出動次數多了自然也會更累吧。只怕在小鎮的冬天那位前衛女孩也找不到任何樂趣,那她是否會對一些事情變得更加依賴呢?

下次就輪到我要搬家也說不定。再看看吧。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斷捨離

我曾經也有過大量的記憶都是值得懷念的,但在現實生活中又有些力不從心,除非比較幸運地可以藉著巧合而懷念,在其他更多時候都忘了要好好保護。心中的風景和城市的街景一樣,沒有適當維護就會變得一塌糊塗,

埃德蒙頓的冬天有多冷?

這場冬天開始以來加拿大東部連連突破歷史紀錄,卻沒見在西部這邊有股像樣點的寒流帶來超低溫或下暴雪的天氣。實際上這裡的冬天應該都比我在加拿大生活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要冷,跟哈爾濱不相上下才對。等待「真冬天」的來臨,等到我的脖子都快跟長頸鹿的一樣長了。

投訴者的煩惱

來加拿大還不到三年,不瞭解的事情很多,對於別人的有些行為徹底搞不明白的時候,引起這些不明白的因素也會五花八門。如果完全是個過客,那就不對事情的前因後果太在意,但做不到過客的時候,順其自然和缺乏上進心似乎也就相差無幾,硬要看出所以然卻又毫無頭緒。

最受歡迎的文章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