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去年夏天搬到這裡我的生活圈裡只有老人。這個小區共有四十戶,才搬來一週,我都知道自己是最年輕的,有不少鄰居已經八十好幾,比我父母還老十多歲。

我一直有些搞不明白,我們小區在這樣一個小鎮,住戶的流動率怎能如此之高。以為剛剛有誰搬走,很快又來新的,自助搬家的貨車在停車場的場面每個月都能看到,就是沒見年輕人來。過了一年後我依然是最年輕的。

可是在兩個月前的一天情況終於發生了變化。北面那個單位的一對老兩口剛搬走沒多久,來了又一對夫妻,不一樣的就是他們年輕,比我年輕。這讓我感到有些意外,心想:

「像他們那麼年輕的來這個小鎮幹甚麼?」

其實他們都不算太年輕,得有三十多吧,但在除了退休人士幾乎也留不住其他人的小鎮,還有甚麼可以吸引他們?夏天三個月的遊客總和可達到常住人口的一倍多,不是因為這裡是著名旅遊勝地,只是因為這裡的人口少。看那個男的長得挺結實的,或許是在龍蝦加工廠裡當苦工?我自個兒猜想著。

地方越小,人越八卦;人越八卦,風聲越大。我還沒來得及跟他們進行第一次的對話,已經有別人和我提起了他們,其中我以為做龍蝦的那個男人原來是個消防員。至於他的另一半倒是沒有任何信息,我在他們剛搬來的時候看到她幾次,後來再也沒有見過,但印象中是一身很前衛的模樣,短髮和紋身似乎也將她的個性更加突出地表現了出來。

打聽別人的隱私,還背著人說閒話,這種事加拿大人好像也不少做。我在這裡最親的鄰居 Rose 曾經也提醒過我,有些鄰居不但愛打探隱私,還會把話亂傳出去。

那麼,對他們而言隱私這個東西究竟是否很重要?隱私所概括的範圍又有多大?

是我思想過於保守了,還是他們活得太自由了?總之有一種「隱私」我一點也不想知道,人家卻想大膽公開。這對年輕夫妻來了以後,我生活中的背景音樂多了一個版本,最多一天傳來兩三次,加上消防員工作時間的不規律性導致事情不分晝夜地發生。他們真的不在乎別人聽到?竟然可以熱鬧成那樣。這裡的隔牆可不薄,也讓我聽得清清楚楚。

話說其他鄰居們難道都沒聽到嗎?我沒見有誰戴著助聽器,平時聊天也完全沒有障礙,別說剛好那個聲音就聽不到吧?其實他們也年輕過,或許有種矜持不讓自己把這個話題帶出家門。

(我在心裡大聲跟老人們說:「要發揚八卦精神?就現在吧!」)

年輕夫妻不怕別人說閒話的膽量,其他老人們不當它是回事的包容,要前者我也不像他們年輕,要後者我怕自己永遠都達不到那個境界。最終只好一個人在孤獨中尷尬。

冬天快來了,空氣會變得乾燥些,火警也跟著頻繁些,到時候消防員也不能想回來就回來了吧,每天的出動次數多了自然也會更累吧。只怕在小鎮的冬天那位前衛女孩也找不到任何樂趣,那她是否會對一些事情變得更加依賴呢?

下次就輪到我要搬家也說不定。再看看吧。

成為鳥粉繼續關注:

或將此篇文章分享於:
上一篇文章消極生活
下一篇文章加拿大的味道
一個來自日本的鳥人。自從十八歲那年旅居中國大陸並開始度過不知何時結束的流浪式生活,先後在廣州、北京、西安、檳城、香港等地方混著過日子,最終於2016年3月移民加拿大。目前在新不倫瑞克省(又稱紐賓士域省 / 新布藍茲維省 / 新伯倫瑞克省)蒙克頓郊外的某一小鎮。

留言

請留言
請在此輸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