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二十餘年
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
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在肺炎風暴中重新思考「沒辦法」的意思

你的「沒辦法」中有沒有包含過對自己的要求?你的「沒辦法」會不會只是對集體的依賴心理?身為那一群人當中的一員你有沒有嘗試去發現自己肩負著的責任有多大?

肺炎疫情中不需要動人故事

關於肺炎的報導到處可見,但其中有多少報導替人詳細地解答過這樣一個疑問:為什麼「非典」和這次的肺炎都從中國開始,又很快地散播到了世界?

加拿大移民日記

玩遍大世界

曾經往事・自言自語

激情燃燒的歲月(十)

在一個沒有任何東西永不變的世界裡希望他們不要改變,這顯然是非常荒唐的事,但你要我接受吧,我也總是不情願。回憶可以自己去美化,我討厭此時回憶中的美景卻已經找不回來。

說說那年我在天津住院的事

九五年的冬天,我利用高中畢業前的最後一個假期到天津去探望前一年的交流活動中認識了幾位朋友。當時的我還是一個「原汁原味」的日本人,根本沒來得及掌握謝絕的技巧,他們要我吃多少我就吃多少。

寶貝,那些我們似乎不太在意的

我叔叔的高壓鍋是從日本帶了回來的,買了很久卻沒用過一次,直到最近患了胰臟癌,也不知道還能有多長時間,他就開始收拾身邊的東西,那個高壓鍋才得以重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在日本松山,遇到的不是黑幫, 而是善良的老闆

煙抽著正爽的時候,旁邊站著一位先生便開始找我搭訕。他個兒比較矮,大概在一米六左右,晚上都十一點了,還能看得出他曬得黝黑的臉,但表情很溫和,說起話來斯斯文文。

美麗的日本,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