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過的並不是全新的生活

沒有多餘的燈光,也沒有多餘的聲音的夜裡,聽音樂的感覺很好。在蒙特利爾,即使在夏天,很多時候只要太陽一下山空氣還是比較涼快的,這個時候站在陽台用耳機聽歌,音符通過雙耳灑滿在整個身體,心卻立刻靜下來。

我不排斥西方音樂,但能打動我更多的依然是亞洲音樂。理由不在於歌詞,我本來就不太管詞寫的甚麼,就是沒有為甚麼,我想大概像我更愛吃亞洲菜一樣那麼簡單吧。可是對亞洲歌曲,無論是日本樂壇還是華語樂壇的,近幾年的我都不瞭解。不是沒有渠道瞭解,也不是沒有時間聽,而是我自己多少有些過時了,似乎跟不上時代的變遷。

我聽得最多的都是八九十年代的歌曲,過了二十多年的現在還在聽。

十八歲那年剛到大陸去讀書,我身邊最多的是來自韓國的同學。當時外國學生都住在留學生樓,大家在宿舍裡互相來往的機會很多,我也經常到他們的房間去坐。就這樣,韓國歌曲開始進入了我的世界。這首1993年的歌(너를 사랑해 – 한동준唱),應該算是首老歌了吧,它卻會給你一次新的認識,那對我又如何?

每一天的生活中都在重複著取捨,但在自身的可容納量不斷下降的時候,尤其對一路上一直陪伴著我的,不僅「捨」不得,因為它在長時間中醞釀出了不一樣卻又溫馨的一種味道,我就會自然地選擇把它留下來在身邊或者在心裡。我想那些歌曲也是。

我來到蒙特利爾都有兩個月了,從剛開始的期待新事物,逐漸進入適應環境並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活的階段,而在此時我的過去也就是我的基礎。周邊的環境可以是全新的,可我自己不必是全新的,完全沒有必要強迫,也沒有必要假裝著從零開始。

昨晚打開YouTube聽那幾首當年最愛聽的歌,心是安靜了,我卻遲遲無法入眠,一直到凌晨三點才終於睡著。今天下課回來,先到每天去買煙的那家小店,我跟那位來自中國北方的老闆說起。他就臉帶微笑說,在睡覺之前不要對電腦看手機,那樣會影響睡眠質量。這麼簡單的一段對話又溫暖了一下我的心。

photo credit:Have you ever tried to bend the light? via photopin (license)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