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中的美麗

前些天我這裡來了個朋友,他利用週末的時間,還專門從大阪飛來看我。

八年前我們在印度阿姆利則(Amritsar)認識,那裡是錫克教的大本營,金廟就是錫克教徒的聖地。這座寺廟不單提供免費住宿,而且一天二十四小時不斷供應免費食物,自然也吸引了不少外國遊客前往。阿姆利則是我在印度的最後一站,都已經急著要去巴基斯坦的我,匆匆忙忙感受了一下金廟的壯觀和神聖之後的第二天就離開了。但在那個短暫時間裡仍然有一片很重要的回憶,回憶中就有他。

說成是「重要的回憶」也許不太正確,因為那天我都跟他聊了些甚麼其實都不怎麼記得,這次我們見面,他很坦白,說他也不記得了。在後來的八年時間我們從來也沒有見過面,他人在大阪,即使我有機會回國也不大可能去那裡找他,離家實在太遠了。但從阿姆利則的那一天起,我們都覺得雙方之間確實交換了很多「思想」和「情感」,或在文字上,或在照片中。

他是一位業餘攝影家,他的作品總會勾起我的遐想,總會讓我為他在作品中捕捉的那一刻而感動。這次過來,他從至今拍攝的一萬多張照片中特意挑選四十八張作品帶給我看,還讓我從其中挑出兩張最喜歡的要送給我。剛開始時我高興得不得了,可是看著看著發現這個「抉擇」實在難做,非常傷腦筋,他拍得太好了,甚至好到讓我不能不崇拜,這兩張該怎麼選?

我是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重複地翻, 不停地想,為了確保判斷無誤,還要特地出去抽幾口煙,暫停思考,抽完了再回來翻。其實根本不存在判斷有誤無誤的事,挑了哪一張出來都是那樣的漂亮,但一旦做出了選擇,和其他沒有選的就要說再見了,我會很不捨得。

大約在他要離開這裡的一個小時之前,我終於決定要哪兩張。

第一張拍出的是雨中的動與靜,在加爾各答(Kolkata / Calcutta)的街道。看這張照片的感覺像是讀一本小說,它卻不用文字細述,我也依然可以在畫面中聽到聲音,雜而清,在我的印度印象中從未出現過的一幕,但他還是捕捉到了。

第二張攝於達卡(Dhaka),孟加拉國首都。有幾個對鏡頭毫不關心的行人中唯有一個小男孩笑得像太陽燦爛,他的笑容讓我感動,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感動,也沒有刻意去尋找原因。一直到最後我在猶豫要不要選這一張的理由,是構圖和對焦,他告訴我拍這張照片的時候沒有一點準備時間,說曝光還有些過度,這些美中不足讓我猶豫了許久。如果從這些因素考慮,還有其他幾張照片拍得更完美,所以對我而言這可是一次很大的挑戰,自己拍照的時候最講究甚麼我很清楚。我感覺到那張並不完美的照片帶來的衝擊開始動搖著我。

我還是讓那個太陽之子給迷倒了,那是一剎那中的奇蹟,在下一秒可能已經不存在,我朋友說曝光過度,但我越看越覺得,是小孩的燦爛讓整個場面都亮了起來一樣。每天早上起了床看到這一張,我會想:

「今天一定會很美好」。

我們常說沒有十全十美的,結果偏偏會將標準調低,最後還是沒甚麼收穫。我們知道沒有十全十美的,卻又盲目地向所謂的終點奔跑,忽視了眼前的一分一秒。然而我想,這張照片讓我對追求的理解上有了一點突破。

在新的地方,新的環境,無論我將目標放在哪裡,在路上有喜也有悲,有悲就有喜。是喜是悲,我都想把其中的美麗一片一片地撿起來,希望到時候可以跟這位朋友分享更多。

下週到了蒙特利爾之後,在第一時間要做的事情又多了一個,買相框。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到時候我還在不在?

我今年四十二,應該還不算老,說年輕好像也有點太假...

你最近還好嗎?

「你最近還好嗎」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在兩個不同的語...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移民魁北克 // 出發前的準備(一)

從預習法語,預訂機票,購買保險,住房問題,到嘗試戒煙等不同幾點,以老鳥2015年「現在進行形」的安排事宜為例,更具體地談到遠赴魁北克之前的準備工作該如何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