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故事

那天住在樓下的一個哥們說要到十公里外的小鎮辦事,問我有沒有認識的人剛好要去那個方向。我搬來這裡才兩個半月,當然還沒有甚麼朋友可以拜託把他送去那個小鎮。我都聽說過他媽媽患了癌症,那時候他也是要去找那位醫生的,可是家裡又沒有車,我剛好有車也沒別的事要忙。我就跟他說:「不如我來送你去好了」。我父母在退休後搬到了鄉下,周邊住的很多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人家早已經不方便再開車,我家老人也一樣帶著那些鄰居去買菜看病的,那我也可以做到吧。

其實我的英文真的一點都不怎麼樣,送他去那裡的十幾分鐘的路上,還有幾次要重複問他說了甚麼,難免感到有些尷尬,但在後來等他辦完事再開回來的路上,我已經不覺得有那麼尷尬了。

在同一天的晚上,我和蒙特利爾來的朋友一起去喝酒。我早就想去那裡,因為那是鎮上唯一的一家酒吧,我卻沒有去過,因為從外表看上去一點也不怎麼樣。這樣一個鄉下形象似乎是次要的,只有麥當勞在城市甚麼樣子在鄉下也就甚麼樣子,其他的,包括這家酒吧,無論店主還是顧客,他們要的只是功能而已,比我們在大城市的生活中所習慣的要簡單得多。

進了店裡去,發現裝飾還是跟外表一樣簡單,卻富有北美風格,他們的店員也很熱情。還有其他他們的顧客,一見到我們在這個鄉下少見的亞洲面孔就過來很隨意地聊起天來。誰也沒想到這裡竟然還住著一個日本人,興致勃勃地問個不停,就像我的鄰居們那樣,他們也不忘問一句:「你喜歡這個小鎮嗎?」「生活得開心嗎?」趁著酒興越聊越多,沒多久大家已經肩搭肩,都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一樣。

在這裡再多住幾十年,我的英文也不可能學得有多好,畢竟來得有點晚。我也不認為語言僅僅是個「工具」,每當將現在和過去的生活相比較的時候,可以從中很清楚地看出語言的重要性。幸好在這麼一個小地方,人們的好奇總會表現得比較直接,都不顧語言帶來的枷鎖,弄得我都根本無法防備也來不及退縮。要適應新的環境生活總得經過一些階段,如果要有不同的機會給我突破進入下一個階段,或許就是生活中如此簡單的一些事。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