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檳城

檳城被列在世界遺產的名單中已有五年時間,這次回來我發現在街上外國遊客的身影又多了許多。

其實我從來都沒有真正以遊客的身份走過檳城的街道,一來就要在那裡生活和工作,生活了一年後就離開了,現在要過去我的感覺也更像回去,所以看到那些老外我有時候就會想,在他們的眼裡檳城究竟會是一個甚麼樣子呢。

當時的生活過得其實一點都不輕鬆,可是過了這麼幾年也變成了美好的回憶。過去的日子過得再苦也總不會繼續讓我為它而難過,時間久了,反而也使我的記憶裡這裡一點,那裡一點地多添些顔色,變得越來越鮮豔。或許所有的一切不只是需要經歷,讓它成為了回憶這才算完整。

檳城原本也確實是一座充滿各種顔色的城市,而且老舊的建築中配上的顔色恰到好處。在過去的幾年中街道的氛圍是有些變化,但也從未令我失望過,每當走進小巷裡,我都會一樣地被吸引,同時也會有新的發現,從中能感覺得到他們也不只是盡可能地保留著歷史風貌,還進行著不同的嘗試。檳城的生活節奏與東京或香港比顯然是慢了許多,但在那些變化中仿佛找到了一種生命的存在,她是活著的,而且活得很漂亮。

說到檳城,當然也不能不提那裡的飲食。到現在我還沒忘記,幾年前的有一天我在香港花了六十塊吃一碗叻沙,後來讓一位在檳城的朋友給知道了,她竟說「在這裡有十塊錢馬幣你可以吃到嘔」。實在太狠心。那麼多大馬美食中叻沙算是我的最愛,這一次也在離開檳城那天晚上,我們吃肉骨茶吃到肚子都快爆炸了,她還想拿叻沙勾引我,一邊給我看好多照片,一邊說在不遠處有一家煮得不錯,讓我差點沒有走。

叻沙沒吃到,可是那一晚我還真的都快趕不上火車,都是因為聊吃的聊得太過癮,前往火車站的路上我還在想,該吃的沒吃到,該搭的又沒搭上也不是太虧了一點?還好最後趕上了車,就是滿身都是臭汗。就這樣,我是留著小小的不爽和大大的遺憾離開的檳城。看來還得找個機會再回去了。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復活節郊遊

雖然復活節的週末多了一天假,原本也沒想要過得特別...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最受歡迎的文章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