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捨離

剛過四十二歲生日卻有老友說我的思維「已入晚期」,說得又妙又毒。我四十二,他很快就要四十四,到底是誰離晚期更近些?我回著偷笑,也挺毒的。

手機上保存的相片不知道甚麼時候超過了六千張,昨天我把其中大部分刪除了,現在只剩下三百多張。

先挑過要刪掉的把它們移去回收站,這些被放入回收站的照片被系統自動進行「永久刪除」處理之前還有最後的三十天等著我反悔並再次要回來,然而我堅持不給它們和自己留下那個機會,直接進去回收站,有點太無情地手工刪除了所有那些照片。

我曾經也有過大量的記憶都是值得懷念的,但在現實生活中又有些力不從心,除非比較幸運地可以藉著巧合而懷念,在其他更多時候都忘了要好好保護。心中的風景和城市的街景一樣,沒有適當維護就會變得一塌糊塗,「物」開始有些多餘地充斥,「人」卻變得逐漸減少也很難再補,看上去枯燥無味。之所以我能狠心刪除照片,是因為上面拍進來的多數都不是人物的關係吧,本來就沒有很留戀。

我會留戀的人也都不多了,或許應該說已經很少了,正因為過去很多年我沒有好好愛護。其實誰也沒有好好愛護。甚麼時間和距離的考驗,這種似乎誰都可以掛在嘴邊的流行說法,事實上很多人說著也說不出真實的意味。他們根本沒有真正經歷也沒有深刻體會,只是在無意識中不懂裝懂,卻從未懷疑自己竟然不懂而且還會裝懂。而我自己,我想在經歷過那麼多次的離開之後一直到最近終於也有了點體會,不曉得是因為次數實在太多了,還是因為不再那麼遲鈍了。唯一可以說的暫時也是有這種體會不見得是件好事而已。

風景是真的不一樣了,也不會再回去了。但請你不要問我今天還會不會想你,不如繼續保持著沈默,好讓兩個過客還有再次邂逅的可能,好讓我相信你現在生活過得比以前好一點。

刪除了那麼多照片後,我用音樂填補了一點剛剛騰出來的空間。

進入二十一世紀都有這麼一段時間了,可我聽來聽去仍然以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曲子為主,這次下載的還是那些。如果沒有數碼音樂技術的發展,估計我當年那些磁帶早都被拉到沒法再聽了,也就是說,還有一些不變的其實就在不斷變化的世界裡才得以保持它的不變。非常難得。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美國邊檢為難了我

都聽別人說過有時候美國的入境官是特別令人討厭的,但我過去有三次入境美國的經驗(兩次在機場,一次走陸路),都沒有遇到過任何問題。可是我終於也見識到了他們有多討厭,媽的,還真不是一般的討厭。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