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中的記憶

昨天下班後通過whatsapp跟一位台灣朋友聊天,我跟這位即將被公司派往北京去工作的朋友講起了大陸,忽然間重新發現自己心中的大陸情節。來到了香港都有一年了,說話中仍然習慣性地冒出「國內」兩個字,總被人笑問:「哪個國內?」 「是誰的國內?」去了台灣,人人以為我是大陸人,其實一點也不奇怪,我人生的快一半都在那裡。

我在大陸生活了十五年。十五年的時間說長就長,說短也短,至少它在我的人生中意味深長。在那一段時間裡,我也並不是一直不間斷地將每一個日子記錄下來,寫文章或者拍照片,都是後來才開始的,那麼其他多半的時間,究竟是甚麼還讓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確實曾經在那裡?那是我的視覺、聽覺、嗅覺,甚至是觸覺,它們會以最直接的方式接收外界的訊息,這與其他記錄方式不同,一旦吸收進來無法加工也無法更改,那些感官中的記憶,是專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而且,總是揮之不去的。

我有太多太多這樣的記憶在大陸產生,也難怪與這位台灣朋友比,顯得大陸化一百倍,跟他講起大陸的時候,似乎每一個字都帶有深厚的感情色彩。

在此,我特別向那個土地和那裡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謝。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上一篇文章念北方
下一篇文章北京寫照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加拿大等待春天的到來

學校已經被迫停課,餐廳改為只做外賣,也有很多人要在家裡工作。人們的生活不一樣了,外面的風景卻沒變,依然是一片白,聞不到一點春天的氣息。

我放棄了在東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

叫我放棄的最大原因還是肺炎疫情。自從疫情爆發在報導中已經開始聽到這件事將可能給奧運帶來的影響,到昨天連美國總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奧運會應該延期。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

最受歡迎的文章

移民魁北克 // 出發前的準備(一)

從預習法語,預訂機票,購買保險,住房問題,到嘗試戒煙等不同幾點,以老鳥2015年「現在進行形」的安排事宜為例,更具體地談到遠赴魁北克之前的準備工作該如何進行。

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從東京成功爭奪2020年奧運舉辦權,到(經過幾番波折後)新國立競技場設計方案的敲定,日本人在關注這些信息的時候,我瞭解到有對夫妻應該為他們所做的貢獻而受矚目,要談到我們國家在經濟和體育活動等領域創下的成就,故事裡必定要有他們兩位才對。

在加拿大等待春天的到來

學校已經被迫停課,餐廳改為只做外賣,也有很多人要在家裡工作。人們的生活不一樣了,外面的風景卻沒變,依然是一片白,聞不到一點春天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