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中的記憶

昨天下班後通過whatsapp跟一位台灣朋友聊天,我跟這位即將被公司派往北京去工作的朋友講起了大陸,忽然間重新發現自己心中的大陸情節。來到了香港都有一年了,說話中仍然習慣性地冒出「國內」兩個字,總被人笑問:「哪個國內?」 「是誰的國內?」去了台灣,人人以為我是大陸人,其實一點也不奇怪,我人生的快一半都在那裡。

我在大陸生活了十五年。十五年的時間說長就長,說短也短,至少它在我的人生中意味深長。在那一段時間裡,我也並不是一直不間斷地將每一個日子記錄下來,寫文章或者拍照片,都是後來才開始的,那麼其他多半的時間,究竟是甚麼還讓我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確實曾經在那裡?那是我的視覺、聽覺、嗅覺,甚至是觸覺,它們會以最直接的方式接收外界的訊息,這與其他記錄方式不同,一旦吸收進來無法加工也無法更改,那些感官中的記憶,是專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而且,總是揮之不去的。

我有太多太多這樣的記憶在大陸產生,也難怪與這位台灣朋友比,顯得大陸化一百倍,跟他講起大陸的時候,似乎每一個字都帶有深厚的感情色彩。

在此,我特別向那個土地和那裡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謝。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上一篇文章念北方
下一篇文章北京寫照

最新發表的文章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埃德蒙頓,五月。

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儘管逗留時間的長...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最受歡迎的文章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埃德蒙頓,五月。

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儘管逗留時間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