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鐵上的一聲早安

昨天早上的七點四十五分左右我坐上了地鐵。週一至週五,大概都在這樣一個時間,我卻對車廂中的任何一個人也沒有絲毫的印象。

不知道是看著別人學了回來的,還是開始時的不適應導致,我來到了這裡以後,對著他人再好奇也不敢表現得太露骨,而像其他人一樣保持矜持。當然沒有人主動來告訴我到底裝得好不好。只有跟日本同學一起坐回來的路上才會稍微放得開,偶爾注意到別人似乎也對我們有那麼一點好奇,發現自己在心中感覺到安慰。

我有位朋友在網絡上分享的視頻,讓我心情愉悅地走進了2016年的最後一個月(抱歉,在大陸的朋友需要翻牆才能觀看下面的視頻)。

 

這是在巴黎地鐵上的情景,司機先生通過廣播請乘客們互道早安。不懂法語不要緊,看了那些乘客的表情就會懂,他們下車後還特地走到車頭跟這位司機打招呼。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每次看完後甚至會笑得跟花兒似的,即使自己一個人在家這樣笑也不覺得傻。

還有一本日本作家松浦彌太郎的隨筆集『さよならは小さい声で』(台灣譯名為《輕聲說再見》)中也有類似於上述的情景。每天早上的同一個時間,他在公交車站遇到的都是那幾個人,相互之間也該有點印象了,但誰也沒有說一句話。直到那裡多了一個新的面孔,剛開始那位女人也學著別人不說話,忍了幾天她終於也忍不住了,向「前輩們」把自己介紹了起來。那麼一次新來者的舉動,間接地促使了包括作者在內的其他幾個人也互相做介紹。作者說,從此以後等車就變成了讓他很期待的一件事情了。

對了,在蒙特利爾有一位我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可是每天早上都見到的人。每次從他手上接過那份免費報紙的時候我會順道早安,而有時候他也會和我說一兩句話,可惜我完全聽不懂,只能用一句謝謝當作回應,但此時大家的臉上都掛著笑容。他那憨厚的微笑就是我的第二個鬧鐘,看到了心裡總會暖暖的,覺得美好的一天又要開始了。偶爾有一天看不到他,那我錯過了第一個早安和第一個微笑,感覺是天都亮了人還沒醒一樣。其實我還很想跟他聊天,當然,那還得先加強法語水平再說。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