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二)

記憶雖然陳舊卻不過時。

有些照片,上面幾個人物之間交談的內容,無需任何想像就可以聽在心裡。從一開始不是甚麼新鮮事,沒有刻意去經歷,也不用添加修飾,但確實是那樣刻骨銘心,會讓我在不經意的一瞬間再次想起。

他們去日本的次數也許比我還多,對正在流行的瞭解得也比我多。對他們而言日本也許很特別,有時候還莫名其妙。而我每年最多只能回去兩次,也不否定自己的格格不入,但在那些不起眼的一瞬間我還會再次聽到。

我的記憶很陳舊,但也不會過時。

lekn0vd257k-redd-angelo

跟身邊的朋友們說過,我的大腦早就分出了兩塊,一塊用來操日本,另一塊則拿來說中文,兩者之間還有多少聯繫自己也不清楚。其實這一點讓我寫起文章來也就會寫出不同風格。日文是我的母語,運用起來自然也會更加順暢,但在同時因為對它有更深一層的瞭解就多了忌諱。與此相比,寫中文文章的時候我可以放肆一點,日本人通常不輕易掛在嘴邊的話,我都敢寫它出來。

例如?

例如對那塊土地的感情。如果沒有學過中文,那些愛和驕傲等字眼我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用上。現在會用了,說的是中文,卻只為表達自己對日本的情感。

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一個日本人,想具體寫出在我眼中的日本也不容易。也許最近剛剛學過的一句法文,在這個時候最適合代表我: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œur. 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

法國名著《小王子》,原來不是只給小朋友看的,過兩個月都要四十了,我還在看。

相關文章: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日本(一)》
《真的記得住我往日的樣子?》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肺炎風暴中重新思考「沒辦法」的意思

你的「沒辦法」中有沒有包含過對自己的要求?你的「沒辦法」會不會只是對集體的依賴心理?身為那一群人當中的一員你有沒有嘗試去發現自己肩負著的責任有多大?

肺炎疫情中不需要動人故事

關於肺炎的報導到處可見,但其中有多少報導替人詳細地解答過這樣一個疑問:為什麼「非典」和這次的肺炎都從中國開始,又很快地散播到了世界?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肺炎風暴中重新思考「沒辦法」的意思

你的「沒辦法」中有沒有包含過對自己的要求?你的「沒辦法」會不會只是對集體的依賴心理?身為那一群人當中的一員你有沒有嘗試去發現自己肩負著的責任有多大?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肺炎疫情中不需要動人故事

關於肺炎的報導到處可見,但其中有多少報導替人詳細地解答過這樣一個疑問:為什麼「非典」和這次的肺炎都從中國開始,又很快地散播到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