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勾起的記憶

吃完了早餐正在廚房洗碗的時候,從窗外有一股味道進來,徐徐風中很是清爽的印度香味,跟著早上不太重的油煙味一起上來,仿佛把我帶回到了南印度的那個山區。

味道總會勾起我的一些回憶,通常都是我以為自己早已經忘記了的味道,會讓那一幕場面和那一道街景,就在那麼一瞬間浮現在我腦海中,然後,又要很快消失。

10 Nov 2008, Kumily, India

我想,今天這股印度香的味道如果稍微重一些,空氣中的濕度再高一些,我想起的說不定會是檳城。從我當時住的公寓去上班的路上,第一個有紅綠燈的丁字路口往右轉再走大約十米,那裡有家小賣部,我每天走過都會看到他們有燒香,旁邊還擺著泰米爾文的報紙。也許,當時還沒有去過印度的我來講,那就是對印度最直接的認識。

偶爾我還會這樣想起大連、哈爾濱和北京,可是好像沒有因為一股味道回想起過西安和廣州。我在想,這或許與自己當時的「敏感度」有關。

我在前三個城市生活期間,整個人似乎太過敏感,95年還剛出來留學的第一年時間我在大連和哈爾濱度過,第一次在國外生活,第一次和那麼多年齡比我大那麼多的人打交道,這讓我難免有些不適應,而在北京期間,學習壓力大,一直在超負荷狀態下過著每天的生活。相比之下,我在西安和廣州的日子總的來說是快樂的,也算是比較輕鬆的,在西安生活了一年半,在廣州前後加起來都有十年之久,環境也熟悉了,身邊的朋友自然也會多一些。

敏感到完全無法放鬆自己,反而會讓五官太直接地接收外界的訊息,這樣一定會很累的。其實出去旅遊也如此,雖然很好玩,也要適當地給自己時間休息一下,這樣才能經得起旅途中更多的「刺激」。

那麼,再過幾年之後,我還會不會因為一股味道而想起香港?只有來自二十二世紀,被老鼠啃了耳朵的那只貓才知道。也許在將來的哪一天,我還會搜索自己曾經寫下的文章,那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在香港的日子過得非常美好?或許,只是因為年齡關係才變得敏感度大幅下降而已?到時候再看看吧。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加拿大等待春天的到來

學校已經被迫停課,餐廳改為只做外賣,也有很多人要在家裡工作。人們的生活不一樣了,外面的風景卻沒變,依然是一片白,聞不到一點春天的氣息。

我放棄了在東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

叫我放棄的最大原因還是肺炎疫情。自從疫情爆發在報導中已經開始聽到這件事將可能給奧運帶來的影響,到昨天連美國總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奧運會應該延期。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

最受歡迎的文章

一個日本人眼中的台灣

去過將近三十個國家旅遊,我在路途中遇到過不少熱情友好的人們,比如像斯洛伐克、巴基斯坦、土耳其,或者在泰國,他們都曾經給我留下至今難忘的回憶。可是,其中印象最深刻,而且在我每次過去的時候,還不斷地給我更多美好記憶的,就是那些我在台灣遇到的人。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