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先生(二)

那天到仙台的佐藤先生家,他夫人打開門互相看對方一眼,我們很快淚流滿面。

自從去年到仙台看佐藤先生都有一年了,這次回到日本我想問候一聲,那天就打了個電話。從電話的那邊傳來的是他夫人的聲音,上次到他們家我們都聊了不少,對她的聲音還有印象。她說好久不見了,還好嗎?現在哪裡啊?問個不停,能感覺到老人家對我的關心。都聊了一會她就說,其實她先生在今年一月底的時候去世了。在那幾天之前他們有位親戚剛剛去世,佐藤先生夫人去那邊忙著幫人處理後事,剛忙完回來那天,她發現佐藤先生進去洗澡一直沒出來就從外面叫了一聲,可惜這個時候再沒有人回她。那一晚佐藤先生的腦中風再發,靜靜地離開了我們,享年八十八歲。對我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那天的電話中他夫人說,事情來得太突然了,以為剛忙完接著又是先生的離世,想必她當時的感受是難以言表的。她還說過佐藤先生在生前經常提起我,帶著歉意說沒有及時和我聯絡,這又讓我想起那一次我和佐藤先生的電話中他不停地跟我說對不起。那場地震和海嘯過後,他患中風,他夫人又患癌症,他們的大兒子的離開,這些接連發生帶來的痛苦我怎能輕易說可以體會?這次又讓他夫人說那幾個對不起,你可知道我心中有多麼的痛。

所以一見到她,聽她說第一句話,我已經忍不住了。我早就跟自己說好怎麼都得忍,我是過去陪她說話的,誰讓我這麼沒用,看我那個樣子最後她也沒有再忍,我們都在那裡站著好一會誰都說不出話來。

我是早上九點半就拜訪他們家去的,原本還擔心或許有些太早。其實為了我的到來夫人早有準備,弄了好多稻荷壽司給我吃,我也不是沒吃早餐,但聽她說那是佐藤先生的最愛,還特意早起弄來給我也品嘗,看著遺照中的他我一連吃了幾個,想起曾經和他一起吃飯的情景,還有那次他幫我煮蕎麥麵的背影,我又止不住淚珠從眼眶滑落下來。

她就像上一次一樣拿了一堆照片出來邊給我看邊講故事,說到了我所熟悉的佐藤先生,也說到了只有她認識的佐藤先生,對著自己的孩子說話一樣。她說在父子之間有時候有些話不好說,佐藤先生跟他兒子都不說的話反而跟我說了,經常還和她提起我說要去香港看看我。聽著夫人那麼說,我似乎也聽到了他的聲音,看到了他的表情,後來還說到他曾經鬧出的種種笑話時,我們的淚水也已經乾了,兩個人一起開心地笑了,夫人好不容易熬過了這幾個月的時間,我不也應該多讓她高興一點嘛。

這是佐藤先生在生前使用的最後一本護照,在裡面的一頁看到了熟悉的出入境章,那是檳城機場的,而且也是我在檳城那段時間的。從日期來看他那次在我們酒店待了二十多天,想想在那些天應該發生過的事,應該聊過的話,我在心裡感到很溫馨。而在這張照片中護照下面的那張白紙其實是張行程單,早在去年的九月份佐藤先生已經安排好了今年一月的旅行,目的地仍然是檳城。自從那場地震後他應該都沒有再回去過了,終於安排的一次他也沒去成,想到他最初的期待和最後的遺憾我心中也不是滋味,但他至少在外國找到了一個如此迷戀的地方,二十多年以來基本上每年都去了幾次。那我也不如替他高興吧,如果我高興,那他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我現在飛機上,原本在地圖上的仙台已經不再出現,離我今天的目的地香港和我們相識的檳城卻越來越近。這次去過仙台之後我又開始想回去檳城看看了,在同時也知道自己又多了一個人今後一定要多關心,還要多回去看一看,就在仙台。

那天夫人做的稻荷壽司很好吃,包得也很漂亮,她還把那些沒吃完的一個個都用保鮮膜包著說:

「先生愛吃的,你拿回去多吃幾個」

等我下次回來您一定還要多準備幾個,我們三個人一起吃。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美國邊檢為難了我

都聽別人說過有時候美國的入境官是特別令人討厭的,但我過去有三次入境美國的經驗(兩次在機場,一次走陸路),都沒有遇到過任何問題。可是我終於也見識到了他們有多討厭,媽的,還真不是一般的討厭。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