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燃燒的歲月(二)

我還在日本讀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利用暑假一個人到大陸旅遊,其中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在上海。有一天找不到事情可做,就從浦江飯店過了外白渡橋一直走到南京東路,在那裡看到有一家買電器的店,一進門正中央的位置好多人圍著,我也就擠了進去。

原來那裡擺著一台電視機,放著張學友演唱會的碟。第一首歌沒聽完我已經喜歡上了,他的歌唱得實在太棒了。結果我在那裡一站就是兩個小時,直到店員把它關掉我才離開。第二天,第三天,我還是走到那裡聽張學友,如果他們沒放,就會到外面走一圈再回來看看有沒有放。在離開上海之前還去新華書店買了張學友所有專輯的磁帶,剛好帶著隨身聽,後來的路都是聽著他的歌走。所以對第一次的上海之行,我沒有其他印象,有的就是張學友的歌聲。那是94年夏天的事情。

可是在95年的春天,我去大連學普通話的時候,在天津街上聽到的多數是大陸樂壇的歌曲,都是些《天不下雨天不刮風天上有太陽》《走四方》《大中國》等等,聽上去與所謂的流行音樂完全不在一個路綫的感覺。就相貌而論,說實話那位尹相傑一點偶像的成分都沒有,根本就是一個鄉下人的模樣,而于文華的歌聲也更像是唱戲的一樣,我不明白為甚麼在天津街從頭到尾都是那些歌曲。

去留學前已經去了三次旅行,以為自己對大陸還有所瞭解,可是生活起來才知道原來沒有多少熟悉的,聽著街邊的小店拼命狂放的歌,發現心中早期的「新鮮」逐漸被「無助」所取代,我是有點想家了。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有點奇怪,那年在上海聽到的都已經是張學友,過了一年半之後,在當時的大連最熱鬧的一條街上怎麼都是古老的旋律?

那時候給了我一點安慰的竟是鄧麗君。那年的五月她在泰國清邁去世,結果固執的天津街也一時間全換上了她甜美的歌聲。她曾經也在日本度過了幾年的演藝生活,唱歌唱得又那麼好,可謂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知道她的離開我心中也感到難過。在天津街聽到她的歌聲依然是那麼的親切,我就買了兩盤磁帶回宿舍聽,心裡也舒服了一點。

到第二年,也就是96年的時候,我在西安,在宿舍後面是一條馬路,整天放著任賢齊的《心太軟》。好在我的房間沒有直接朝著馬路的方向,不幸住在那一面的朋友說,每天從早到晚聽得心都變得非常煩躁。我是只有出去吃飯的時候才聽到,可是昨天聽,今天也聽,明天還要聽,沒幾天歌詞都記住了,聽得實在太多了,似乎整天都在腦子裡響。到現在,對天津街聽到的歌曲偶爾還會懷念,可是對那幾首任賢齊的歌,應該再也不會了。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加拿大等待春天的到來

學校已經被迫停課,餐廳改為只做外賣,也有很多人要在家裡工作。人們的生活不一樣了,外面的風景卻沒變,依然是一片白,聞不到一點春天的氣息。

我放棄了在東京奧運當志願者的機會

叫我放棄的最大原因還是肺炎疫情。自從疫情爆發在報導中已經開始聽到這件事將可能給奧運帶來的影響,到昨天連美國總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奧運會應該延期。

在加拿大領養了一隻狗

我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了,變得每天早上和傍晚都要帶著她出去散步,一次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也為了這樣,連做飯時間都適當地做出了調整。

最受歡迎的文章

關於1964年東京奧運,鮮為人知的故事

從東京成功爭奪2020年奧運舉辦權,到(經過幾番波折後)新國立競技場設計方案的敲定,日本人在關注這些信息的時候,我瞭解到有對夫妻應該為他們所做的貢獻而受矚目,要談到我們國家在經濟和體育活動等領域創下的成就,故事裡必定要有他們兩位才對。

在加拿大等待春天的到來

學校已經被迫停課,餐廳改為只做外賣,也有很多人要在家裡工作。人們的生活不一樣了,外面的風景卻沒變,依然是一片白,聞不到一點春天的氣息。

移民魁北克 // 出發前的準備(一)

從預習法語,預訂機票,購買保險,住房問題,到嘗試戒煙等不同幾點,以老鳥2015年「現在進行形」的安排事宜為例,更具體地談到遠赴魁北克之前的準備工作該如何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