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燃燒的歲月(二)

我還在日本讀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利用暑假一個人到大陸旅遊,其中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在上海。有一天找不到事情可做,就從浦江飯店過了外白渡橋一直走到南京東路,在那裡看到有一家買電器的店,一進門正中央的位置好多人圍著,我也就擠了進去。

原來那裡擺著一台電視機,放著張學友演唱會的碟。第一首歌沒聽完我已經喜歡上了,他的歌唱得實在太棒了。結果我在那裡一站就是兩個小時,直到店員把它關掉我才離開。第二天,第三天,我還是走到那裡聽張學友,如果他們沒放,就會到外面走一圈再回來看看有沒有放。在離開上海之前還去新華書店買了張學友所有專輯的磁帶,剛好帶著隨身聽,後來的路都是聽著他的歌走。所以對第一次的上海之行,我沒有其他印象,有的就是張學友的歌聲。那是94年夏天的事情。

可是在95年的春天,我去大連學普通話的時候,在天津街上聽到的多數是大陸樂壇的歌曲,都是些《天不下雨天不刮風天上有太陽》《走四方》《大中國》等等,聽上去與所謂的流行音樂完全不在一個路綫的感覺。就相貌而論,說實話那位尹相傑一點偶像的成分都沒有,根本就是一個鄉下人的模樣,而于文華的歌聲也更像是唱戲的一樣,我不明白為甚麼在天津街從頭到尾都是那些歌曲。

去留學前已經去了三次旅行,以為自己對大陸還有所瞭解,可是生活起來才知道原來沒有多少熟悉的,聽著街邊的小店拼命狂放的歌,發現心中早期的「新鮮」逐漸被「無助」所取代,我是有點想家了。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有點奇怪,那年在上海聽到的都已經是張學友,過了一年半之後,在當時的大連最熱鬧的一條街上怎麼都是古老的旋律?

那時候給了我一點安慰的竟是鄧麗君。那年的五月她在泰國清邁去世,結果固執的天津街也一時間全換上了她甜美的歌聲。她曾經也在日本度過了幾年的演藝生活,唱歌唱得又那麼好,可謂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知道她的離開我心中也感到難過。在天津街聽到她的歌聲依然是那麼的親切,我就買了兩盤磁帶回宿舍聽,心裡也舒服了一點。

到第二年,也就是96年的時候,我在西安,在宿舍後面是一條馬路,整天放著任賢齊的《心太軟》。好在我的房間沒有直接朝著馬路的方向,不幸住在那一面的朋友說,每天從早到晚聽得心都變得非常煩躁。我是只有出去吃飯的時候才聽到,可是昨天聽,今天也聽,明天還要聽,沒幾天歌詞都記住了,聽得實在太多了,似乎整天都在腦子裡響。到現在,對天津街聽到的歌曲偶爾還會懷念,可是對那幾首任賢齊的歌,應該再也不會了。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埃德蒙頓,五月。

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儘管逗留時間的長...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最受歡迎的文章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加拿大租車記(一)

開車技術的好壞先不說,我個人還是非常喜歡開車的,每次回國沒有哪一天不開車,而且總想跑很遠的路。可是我在加拿大開車真的行嗎?這個國家的面積有日本的二十七倍大,距離的概念根本不同,地圖上看得很近,真要過去就是好幾百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