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人也有一天要停下翅膀安頓在一個地方

鳥人終於有自己的巢了。自己的巢當然是屬於自己的,聽起來很棒。

必須要強調的是我的巢比聽起來的還棒。

我在生活中本來就做不到一分一秒都不浪費,可是這個人很麻煩的是,要跟時間賽跑的毅力沒了,卻又不會成熟到被它拉下來時還不感到焦慮。甚麼樣才是自己的節奏,好像到現在也沒有掌握過吧。

在一個很熟悉的環境中還好,到了一個處處都要碰壁的地方就不同,做每件事已經不容易,同時還被時間催著就變得更加不容易。如果那是一件從來沒做過的事,那就更不用說了。這次在加拿大買房,對我而言就是那樣一件事情。

在加拿大,我想過要買車也沒想過買房子。在公共交通不發達的國度,沒有車也就沒有生活(部分大城市除外),沒有辦法。可是房子呢?外面可租的有大把,再說房子還會在一定程度上讓我失去自由,真有必要買?一直都那麼想。

其實這次從看樣板房到決定買房還沒花一個月,之後從簽約到入住大概也就四個月,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或許在別人眼裡根本也看不出整個過程的不容易。

一旦做出了要買房的決定,這個房子忽然變得像是我期盼已久的一樣東西。

我很確定這種期盼並不是對物質的追求,而是精神上的渴望。自從十八歲那年出國求學和工作,無論生活在哪個國家,我的家一直都在日本,無論在外面住了多久,都是花點錢借住而已。在祖國還有根,聽起來不錯,但在外面幾十年卻生不出第二根,這樣我也沒有安全感。

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

還沒有出國之前也想不到外面的世界會怎樣對自己,要想在那裡結交新朋友,建立朋友圈,調出生活節奏,讓生活有點像生活的模樣,在出過國之後我發現這些其實都不容易。我在那個地方花上二十餘年的時間好不容易積累了些生活經驗,最終離開得幾乎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從此曾經最熟的那些朋友也變得陌生了,在一個他們看不到,也沒有別人注意到我的地方重新開始從零積累起新的生活經驗,為了生活還搬了三次家,一轉眼有四年的時間要過去了。

人們昂首望天會說那些鳥兒飛得多麼自由,可是鳥人終究是個人,總需要一個地方好好地停下翅膀,穩穩地坐下來過日子。

新房子選用的地板是自己指定的,在房間的格局上也特別提出了要求稍做改動。在搬了進來之後,經過精心挑選的窗簾給裝起來了,看好已久的餐桌也買回來擺好了,而那兩張曾在幾年前朋友送的相片,也總算可以毫不猶豫地在牆面上打釘子來掛了上去了。

「家」的感覺一天比一天濃,最低氣溫一直維持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嚴酷冬日裡我卻覺得心中無比溫暖,望出窗外,就連整片的雪景都是充滿溫馨的。

我今天在想,走過那麼多國家和城市,經歷過那麼多事情,也都是為了遇見這個地方,為了迎來這樣一天。這應該叫作緣份吧。但願這份緣不要在將來的哪一天離我而去,一直都會陪伴我將餘下的半輩子安心過下去。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肺炎風暴中重新思考「沒辦法」的意思

你的「沒辦法」中有沒有包含過對自己的要求?你的「沒辦法」會不會只是對集體的依賴心理?身為那一群人當中的一員你有沒有嘗試去發現自己肩負著的責任有多大?

肺炎疫情中不需要動人故事

關於肺炎的報導到處可見,但其中有多少報導替人詳細地解答過這樣一個疑問:為什麼「非典」和這次的肺炎都從中國開始,又很快地散播到了世界?

你問我為什麼最終選擇了埃德蒙頓。所以這是我的理由。

從2016年移民至今,我在加拿大一共搬了三次家,其中兩次還跨了省,這次決定在埃德蒙頓安頓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有人問我。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肺炎風暴中重新思考「沒辦法」的意思

你的「沒辦法」中有沒有包含過對自己的要求?你的「沒辦法」會不會只是對集體的依賴心理?身為那一群人當中的一員你有沒有嘗試去發現自己肩負著的責任有多大?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