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亞洲,我的新發現

從蒙特利爾回到亞洲剛過兩天,我的發現一點都不少。

非常明顯的是我走路的速度比以前慢了

在香港生活了五年之久,這裡的種種現象中曾經讓我最難適應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物理距離。本來就動彈不得的地鐵上還是勉強可以接受,但在人行道和商場等仍然稍有空間卻被人貼得很緊的情況是我特別討厭的。所以要走得快是為了儘可能地避開那些人群,我不想和別人的距離太近,更不想發生任何的碰撞。與香港相比加拿大就是人少地多,很多地方空著給你走,何必還跟別人擠在一起?這樣就沒有必要不斷注視他人的動作並在瞬間決定下一步踏去哪個角度,當然也不用走得那麼快了。

這兩天在香港看著別人的行為,只會想他們為甚麼那樣做,不會一看就不爽。都說自己在加拿大只是個「寶寶」,還在觀察並學習的過程中,剛回來時差也沒倒過來,狀態不佳,我的加拿大版本的系統也許沒有及時轉回來?看別人幾個一起橫著走,我也不再「唔該」一聲請他們讓出路來,就默默地跟著後面走。

把門推開,還要看後面

無論在地鐵站還是商場大門,加拿大人習慣開了門後回頭看看後面是否還有其他人,如果看到有人,他們都會幫人家撐門。香港人多,哪個門還不是不間斷有人進出?昨天我走進附近一家麥當勞的時候同樣也習慣性地看了一下後面,發現自己根本就是白轉了脖子。

人家說我胖了

剛回來的晚上,我就去了樓下的譚仔雲南米線吃。在大陸生活了多年,雲南米線也算是我比較熟悉的味道,剛好又在家樓下,以前經常去。那裡工作的員工很多都是大陸來的,說著共同的語言大家都開心,當然不會用白眼看對方。那天看我進來他們可高興,說:「哎呀,你回來了!」,緊接著,像是要在忘記之前非得說出來一樣就補上:「你胖啦!」。這個「你胖啦」我聽著其實感到很溫馨,不管她們來自那裡,在香港還有人和我說話這樣不客氣不是很好?

是的,我是胖了,就跟她們說:「在那邊吃肉吃得多嘛!」

說完在心裡嘲笑自己,人家加拿大人都不見得有那麼胖呢,還不如說自己消化不良,肚裡堆著排不出去。事實是我在加拿大還有糧食吃,雖然談不上美味,但也正在適應,不然怎麼還能胖得起來?

見了老友,發現了距離

回來見了些這裡的老朋友,從心裡感覺到機會的難得。以前的話想見就能見(即使平時不常見),香港、廣州、曼谷、檳城和東京,這些城市都在幾個小時的範圍之內,然而現在先要完成了十多個小時的飛行後還要和時差帶來的疲憊持續戰鬥才行,這一見來得實在不易。

幸好還有沒拉遠了的距離,反而覺得比以前還要近。自我感覺在加拿大的幾個月讓我的心態好了不少,面對著朋友我要分享的想法也變得更積極了,更自由了,更簡單了(謝謝「老師」,是你讓我發現這一點的。所以說我們要出去見人看風景,這樣才能有更健康的精神狀態看待世界)。

香港人好時髦

說句實話,我覺得多數加拿大人穿著比較土,還有些人頭髮亂了也不太在意,我生活在那裡還剛好。以前我一直都覺得女孩趕潮流本來就很正常,女孩都愛美,可是男的呢,無論在哪家商場買衣服也沒有女裝的選擇豐富,而且我的成見就說:「男的還愛美個屁啊」。這次回來發現,香港人不管男女果然懂得趕時髦(還是花得起?),街上看到不少穿得漂漂亮亮的,他們的髮型也那麼不同。

我知道自己也有必要幫加拿大人說說。就是那裡的冬天太冷了,保暖功能比甚麼都重要,逞強露腿換來關節炎纏身的命,那你只得後悔一輩子。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到時候我還在不在?

我今年四十二,應該還不算老,說年輕好像也有點太假...

你最近還好嗎?

「你最近還好嗎」 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在兩個不同的語...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最受歡迎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