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ra is like a dream

我們日本護照的正中央印有菊花,翻開了以後才會看到幾片櫻花的花瓣,這剛好也像它在我們心目中的形象。不到兩週的花期,靜靜地來,悄悄地走,偏偏又在常刮大風的季節裡,從來都是那樣低調,我們卻總是期待著它綻放的那一刻。

十八歲那年的四月中旬我就離開了日本,算一算,我的人生還真的有一半都是在國外度過的了。昨天就有一位中國朋友跟我說:

“Sakura is like a dream”

其實對我來說也是這樣,櫻花是夢幻一般的美麗,也總會讓我夢想著再次走到那個美麗的世界裡,可惜這麼多年以來我也沒有真正實現過幾次。

今年的復活節長假也正好在櫻花盛放的季節,這麼難得的機會怎能錯過?去年十月我已經用哩程換好了機票,可是今年的櫻花先是從氣候相對溫暖的九州開始開了以後,還沒有輪到其他地區,在東京也就開花了。最初聽到這個消息是在三月十八日左右,比往年早很多,那時候還有十天我才飛回家,接下來的幾天我都關注日本氣象廳在他們的網站上發佈的開花情報。好在後來有幾天天氣又轉涼,而我這次還有機會帶著朋友到京都去一趟,那裡的櫻花開得比東京晚,結果我們在關東和關西兩地都欣賞到了美麗的櫻花。

對於我們日本人而言,櫻花也象徵著一段新生活的開始,雖然我的新生活還要等到夏天才拉開帷幕,可是在我到時候要重新開始的地方,提早幾個月看到粉紅的花辦,也讓我回想起以前的每一個開始,那天在新宿開往家鄉的火車上看著窗外的櫻花,我的感覺也還蠻不錯。

每當櫻花盛開的季節來臨,東京的千鳥淵、新宿御苑都會吸引著賞花的人群。其實櫻花更貼近我們的生活,無論有沒有開花,它一直都在離我們很近的地方,就在每天上下班的路旁、去溜狗的河邊、曾經的校園裡,或者在隔壁家的院子中。我小時候在東京北部的埼玉長大,那裡就有一塊地方櫻花和油菜花幾乎同時盛放,我自己覺得比那些出名的景點的都要美。

而在京都,我們去銀閣寺的路上碰巧也走到了蹴上,從地鐵站一出來抬頭一看,沿著舊時的鐵道櫻花開滿了整條街。

就算沒有櫻花,京都本身也是令人嚮往的千年古都,有太多地方可去。這次帶著兩位外國朋友,一天半的時間都可以去些甚麼地方,我也想了好多種方案出來。最後我們去了金閣寺、銀閣寺、清水寺、二條城和三十三間堂,還路過了南禪寺、高台寺和平安神宮等地方,只去那些歷史性景點也不會太枯燥,或許是因為一路上都有櫻花的陪伴?

不知道是否算幸運,今年夏天,十六年以來第一次我將去東京嘗試長期生活在那裡,可是至少有一點,再也不用擔心櫻花開得早還是晚,我想大概也算是一件好事吧。當然,到時候這個櫻花還是不是dream就難說了。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最新發表的文章

在埃德蒙頓生活怎麼樣?

去年(2018年)都接近尾聲的時候確定要搬到埃德蒙頓了,其實我對新生活也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在大西洋邊的那個小鎮生活過一年半,能想到的不便我都經歷得差不多了,更何況埃德蒙頓還是在整個國家可以進前五的一個城市呢。

在埃德蒙頓追尋極光的夜

上個禮拜六的晚上九點多收到了一封郵件,是aurorawatch的系統發來的,提醒我去注意觀察當天的夜空,北極光可能會出現。最高時速為110km的路,因為有些心急,我還超速了一點點。

在加拿大和美國,那些「不受歡迎」的省份

著名請願網站 Change.org 上最近出現以一兆美元的價格將蒙大拿州出售給加拿大以還債的請願貼,那個人還將該州說成「沒用」,「告訴加拿大人那裡有河狸(他們就會買下)」的一個地方,說得挺誇張。難道這是一種黑色幽默嗎?

最受歡迎的文章

去非洲?打疫苗先

決定要去一趟非洲了,才發現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前期工作要完成,而且一定要抓緊時間,那就是需要接受預防接種。具體要打甚麼疫苗,這就要看準備去哪些國家,可是對於多數前往非洲的人而言尤其重要的還是黃熱病。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美國邊檢為難了我

都聽別人說過有時候美國的入境官是特別令人討厭的,但我過去有三次入境美國的經驗(兩次在機場,一次走陸路),都沒有遇到過任何問題。可是我終於也見識到了他們有多討厭,媽的,還真不是一般的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