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曼谷的一道風景

我到底去過多少回的曼谷了?

去了那麼多次,我還是不能喜歡那裡的天氣,實在太熱,一走出去我就會被抽出全身的水分一樣,可是滿身喊著累還讓血液滾出莫名的力量從大腦的中心一直充沛到腳跟上。我不只是滿腦子的矛盾,原來滿身子都是矛盾,你說我是受虐狂都好,我也認了。

東南亞的各大城市我基本上都走過了,可是在我心目中曼谷的形象就是有點特別,那裡的太陽,那裡的顔色,那裡的文字,總是會讓我有一種在體內發生化學反應的感覺。

我能感覺得到正在自己的眼裡產生一股力量想捉住映入視界中的一切,

也能感覺得到自己慢慢變得五顔六色的,然後化為街道上最鮮豔卻不奪目的一道風景。

去過那麼多次,已經太熟悉了,還去那麼多次,因為太舒適了,再不小心我就會不想走了。曼谷究竟是給我輕輕地下了味精?還是狠狠地下了毒藥?都好,剛好這樣也可以讓我情緒高漲,半麻木地繼續往前走,什麼都不怕,暫時。

老鳥 - 來自日本的鳥人
曾在中國生活長達二十餘年,在大連、哈爾濱、廣州、西安和北京等地留下過腳印。若干年前移民加拿大,現居於阿爾伯塔省埃德蒙頓。
上一篇文章我要的距離
下一篇文章繽紛檳城

最新發表的文章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埃德蒙頓,五月。

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儘管逗留時間的長...

來了一位說中文的傳教士,但他的話我完全聽不懂

昨天中午有人來敲我家的門,我把門開來一看,有一對...

最受歡迎的文章

生活中的關鍵詞

當年身邊的朋友們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在他們...

I-94要退好 別再招惹美國邊檢

旅客沒有把I-94退還的情況之下,要再次進入美國的時候有可能遇到邊檢的盤問,在網絡上可以找到甚至因此而被拒絕入境的實例。美國在他們新的一位總統上任之後出入境管理明顯趨嚴,該退的還是抓緊時間退掉比較好。

埃德蒙頓,五月。

從短暫的幾個月到有些誇張的十幾年,儘管逗留時間的長...